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魅力  旅游

游客拒交额外费用“三日游”缩水成两日

游客拒交额外费用“三日游”缩水成两日  深圳的杨女士来京过节,报名参加了“三日游”,但因交额外的自付费用,旅行社最后一天爽约没来接,理由是她的自费项目欠费…

原标题:游客拒交额外费用“三日游”缩水成两日

  深圳的杨女士来京过节,报名参加了“三日游”,但因交额外的自付费用,旅行社最后一天爽约没来接,理由是她的自费项目欠费。昨天,北京旅游委工作人员查询后表示,杨女士报名的“北京集散中心散客部”并无登记,游客可提供完整的大巴车号投诉。

  前天下午,北京晨报记者见到了杨女士和随行的郑女士,她们地表示报名的三日游,最后一天旅行社爽约,她们只能活动。杨女士称:“昨天早上都没人打电线点多钟我给旅行社座机打电话,对方称我们前两天的自费项目费用没交钱,欠费了,所以今天就不管了。”

  杨女士无奈地表示,前两天上车后导游都提出要收自费项目费用,“每人交80元,不说明细也不给票据,连门票都没有。旅行社都是一早收钱,不给钱就不让上车。第一天去长城,我们没交,第二天一早去看升旗又提出交费,我们在车下冻了一个多小时,协商后最后俩人给了50元才让上车。当时车上的游客很多是参加一日游的就交钱了,可我们三日游每人交了420元呢,当时说好包括景点费、导游费、车费和午饭,合同里并没说有自费项目。”杨女士怀疑,自己上了“黑一日游”的当。

  杨女士向记者出示了和旅社签的“合同”,是一张略大于收据的粉色纸张,写着北京旅游协议书,右下角的红章是“北京集散中心散客部”。但是这张“合同”却是一日游的行程安排,只在空白处写了三日游,两人共840元,连旅客姓名都没写。

  杨女士称在深圳时,在网站看到了散客团信息,并按网站上提供的座机电话询问,还接到过此座机的来电,除此之外并无旅社或导游的联系方式。北京晨报记者拨打了57122077的座机电线元的北京三日游,先是一名中年女性接听,当问到“旅社所在时”,电话被挂断。再次拨打时,是位男性接听,他查了杨女士的手机号码和旅店地址,表示未找到报团信息。该工作人员很肯定地称:“杨女士了黑旅社,合同都不正规,肯定有问题,我们旅社不会拿一日游的单子签三日游。可能是碰到假冒我们工作人员的‘黑’导儿了。”记者又问杨女士和同伴的手机有多次和此号码的拨打、接听记录,是否电话线也被?对方表示不清楚,先去核实情况,稍后回复。直到发稿时记者仍未收到回复,再打此座机一直占线。

  杨女士在参加“三日游”时认识的刘先生也向记者出示了旅游合同,A4大小的粉纸,抬头写着“中国青年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有旅客姓名、身份证号和旅行社业务员签字。他称该合同是签字的业务员带着工,来他的酒店签的,“签完后当面付的旅费”。而杨女士表示,初一在中巴车上签的合同,“先有中巴来旅店接,再送到大巴车上统一走。”让他们不解的是,同在一个团里,为何旅游合同不一样,但联系的座机电线。刘先生纳闷儿地表示,“这三天我一共交了220元的自费项目,也没怎么玩儿好。昨天中午快12点才到的颐和园,20分钟不到就出来了,导游说冬天太‘秃’没意思,在铜牛那儿照张相就带我们出去了。”

  北京晨报记者从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了解到,刘先生所签的“中国青年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是没有登记的黑旅社。工作人员称,“中青旅全名叫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名称前没有‘中国’二字。杨女士报名的‘北京集散中心散客部’也没有登记,有个名称相似的北京旅游集散中心是正规旅社。”几位外地游客均表示没想到因为名称相近,被黑旅社钻了。工作人员:“签订旅游合同时可先拨打12301询问旅行社资质,如果了黑旅社,可提供完整的大巴车牌号进行投诉。”(张树婧)

  南京大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