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魅力  生活

侵华日军南京大遇难纪念馆馆藏文献

侵华日军南京大遇难纪念馆馆藏文献  日本军国主义从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之初,即策划了对中国首都南京的进攻,并把进攻上海作为进攻南京的第一步…

原标题:侵华日军南京大遇难纪念馆馆藏文献

  日本军国主义从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之初,即策划了对中国首都南京的进攻,并把进攻上海作为进攻南京的第一步。上海沦陷后,日军兵分三,攻向南京。日本争相报道战况,日军官兵的欲,日本国民也狂热躁动,支持前线部队侵占南京。日军先后侵占苏州、无锡、常州、江阴、镇江、湖州、泗安、广德、芜湖等地,所到之处,大肆、焚烧、抢劫、,江南一带的陷入了悲惨境地。

  卢沟桥事变时,中国第二十九军在卢沟桥上。——采自《中国抗日战争图志》

  处于淞沪战场轴心地位的闸北中国守军,在堡垒中抗击日军。 ——采自《中国抗日战争图志》

  1937年8月15日,日本海军航空队首次越洋轰炸南京。 ——采自[日]《日中战争》

  日军占领南京后,即制造极端恐怖,纵兵滥杀,平民和俘虏兵达30万人以上。日军大肆妇女,在占领南京的最初一个月内,市内就发生了两万多起的、。日军还大规模地焚烧和,南京三分之一的建筑被。古都南京遭受了一场空前,宛如。

  日军沿南京中山东青壮年经过中国中央党史史料陈列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门前,图上的牌坊及门楼现仍保留着当年的原貌。 ——采自[日]每日新闻秘藏《不许可写真》

  这组图片系日军第十六师团从军记者、《画报近代百年史》社的不动总编辑拍摄,1953年首次刊登于该第15集。上左为被到刑场的中国俘虏;上右为日军将的中人,押赴刑场。中左为歪七扭八的孩子们的尸体。野猫跨越尸体。下图为射杀的瞬间。——采自[日]《画报近代百年史》

  日军第六十六联队在中华门外将的中民押往山谷准备 ——采自[日]《南京事件》

  在长江边被日军的南京难民尸体 ——原日军第十三师团六十五联队七中队大寺隆上等兵提供

  日军航空兵伊藤兼男于1938年1月在南京拍摄的南京城墙外壕沟岸边被日军的成堆市民尸体 ———采自[日]《伊藤兼男照片集》

  被日军集体枪杀的中国俘虏的尸体堆积如山 ——罗瑾、吴旋保存,现藏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日军第十三师团步兵六十五联队(两角部队)将放下武器的约14777名中人集中在幕府山一带准备加以(昭和十二年(1937)十二月十六日上野特派员摄像)。 ——采自[日] 《朝日画报》

  长江岸边遭日军的南京大遇难者尸体成堆 ——采自[日]《村濑守保写真集?我从军在中国战场》

  中国人之后,又放上木柴,浇上汽油,纵火焚烧尸体。 ——采自[日]《村濑守保写真集?我从军在中国战场》

  幸存者伍长德,当年是国际安全区内维持秩序的交通。他和400多名中国一起,被日军押往汉中门外的秦淮河边集体。机枪响时,伍长德趁势倒下。后来日军用刺刀补戳时,刺刀透过压在他身上的尸体扎在其背上,留下疤痕。 ——[美] 约翰·马吉拍摄

  日军将留在国际安全区内维持秩序的中国及难民押往屠场 ——采自[日]《支那事变写真》

  被日军砍下的一中国人头颅被放在障上,嘴里被塞进半截香烟,以此取乐。 ——采自[美] 1938年1月10日发行《生活》

  这名男子是扬子江上一个渔民,拥有一只小舢板。他被一名日本兵击中下颚骨,随后浇上汽油焚烧。他上下部肢体被严重烧伤,漆黑,于送入医院(鼓楼医院)两天后死亡。 ——[美] 约翰?马吉拍摄

  血池——南京城郊失去了战斗力的我军(官兵),被日军反绑双膊枪杀,掷入池中,此池中的尸体达三百余具。 ——采自《日寇实录》

  1937年12月14日,日本《东京日日新闻》刊登记者浅海、铃木在南京紫金山麓发出的关于野田毅、向井敏明比赛的报道。此时,向井敏明已杀了一百零六人,野田毅已杀了一百零五人,但无法判定谁先杀满一百人,故相约以杀一百五十人为目标,继续竞赛。

  为奋力砍杀中国人,日本兵脱去了军服。——罗瑾、吴旋保存、现藏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这张照片是从被俘日军身上搜得,充分明白地表示出日军取乐的残为。 ——采自《日寇实录》

  妇女被日军后情形。此照片从被俘日军士兵身上缴获。 ——采自《日寇实录》

  农历1938年正月,日军在南京开设慰安所。图为日军官兵拥挤在慰安所门前。 ———采自[日]《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纪念写真帖》

  1937年12月,日本兵在南京城内中山上,用卡车、马车、自行车、婴儿车等多种交通工具运送“行李”,因显示日本军,被日本军方新闻检查时“不许可”发表。 ——采自[日]每日新闻秘藏《不许可写真》

  日军士兵在南京城外对市民抢劫 ——罗瑾、吴旋保存,现藏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1937年12月18日《纽约时报》刊登的记者德丁12月17日发自南京的报道,称:“大规模的抢劫、妇女,平民,将中国人赶出家园,集体战俘,壮年男子做等,使南京成为一座恐怖之城”。———采自《侵华日军南京大图集》

  被日军炮火击毁的中山门城墙 ———采自[日]《村濑守保写真集?我从军在中国战场》

  日军士兵村濑守保拍摄的日军工兵队在南京下关江面上,将遇难者尸体推入江中,使其顺流漂走的场面。船舷边还挂着遇难者的尸体。 ——采自[日]《村濑守保写真集?我从军在中国战场》

  红卍字会在汉中门外二道埂子掩埋从汉中门外河边收殓难民尸体1123具 ——南京市档案馆藏片

  红卍字会在宝塔桥至石榴园一带,掩埋从江边收殓的难民尸体580余具 —南京市档案馆藏片

  南京沦陷前夕,数十位外籍人士和一大批勇敢的中国人冒着生命留在了南京,利用其中立国国民和红十字会委员等特殊身份,创建国际安全区和难民营,在难民生命财产、和日军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崇高的主义,将永远为所铭记。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名单和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名单 ——采自《南京大与国际大救援图集》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和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部分合影。左起:福斯特、米尔斯、拉贝、斯迈思、施佩林、费区。 ———美国耶鲁大学院图书馆特藏室藏片

  金陵大学北大楼(今南京大学内)难民所 ———采自[日]《中支之展望》

  华侨招待所(今江苏省议事园)难民所 ———采自《侵华日军南京大图集》

  日军在南京安全区内青壮年。安全区的这堵墙,对难民来说是界。 ———采自《南京大图证》

  日军在南京国际安全区内散发的性和漫画 ——采自[德]《拉贝日记》

  1937年12月16日,日军部队在中山难民中放下武装的士兵,连老人、孩子也未能幸免。 ——采自[日]《一亿人的昭和史》

  这名妇女和其他5人被从锏银巷6号带至一所大楼里,白天要洗衣,晚上被日军,相貌平平的妇女夜间被10-20次,年轻漂亮的则达40次之多。1938年1月2日,两名日军将她带至一所空屋内,欲砍下其脑袋未遂,其颈项上有4处刀伤,颈部肌肉被切断,手腕有一处刀伤。后被送至鼓楼医院救治。 ——[美]约翰·马吉拍摄

  这名年轻妇女被日本兵从安全区的一个草棚中带走并拖至城南,在那里关押了38天。在此期间,她每天被7-10次。 ——[美]约翰·马吉拍摄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成为妇女、儿童的栖身之所 ——美国耶鲁大学院图书馆特藏室藏片

  家人被日本兵后,这个小孩栖身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所。 ——美国耶鲁大学院图书馆特藏室藏片

  67岁的海因兹小姐(美)在金陵大学帮忙照顾因战乱造成的孤儿 ——美国耶鲁大学院图书馆特藏室藏片

  一群女难民为了更加保险,从安全区的一个难民营搬至另一个营地。 ——[美]约翰·马吉拍摄

  马吉当年在南京拍摄的中,有近百幅被翻拍成照片,其中有10幅照片被刊登在1938年5月出版的美国《生活》上,成为早期揭露日军制造南京大的。

  威尔逊医生为难民注射预防伤寒疫苗的情景 ——采自《南京:1937年11月至1938年5月》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与南京红十字会等慈善团体合作,设立粥厂,将稀粥免费分发给难民。图为魏特琳与红十字会设立的施粥处员工合影。 ——美国耶鲁大学院图书馆特藏室藏片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营的职员与工作人员。前排左三为陈斐然、左四为魏特琳、左五为程瑞芳。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片

  江南水泥厂大门。为避免日军,厂产和难民,门口挂出了“德丹国合营水泥厂”的牌子。右为京特博士。 ——京特夫人提供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