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魅力  生活

明朝一线城市除了你很难猜到!

明朝一线城市除了你很难猜到!  所谓一线城市,无非指其吸纳人口较多,人口密度很高、产业基础雄厚经济富有活力、对周边区域具有一定的辐射性…

原标题:明朝一线城市除了你很难猜到!

  所谓一线城市,无非指其吸纳人口较多,人口密度很高、产业基础雄厚经济富有活力、对周边区域具有一定的辐射性。在明朝当然也有一线城市。今天,我们了解一下哪些城市在明朝是一线?凭什么?

  由于史无前例地将多达19座城市列入了“一线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引发了热议。

  一方面,谁都希望自己的城市能够光荣入榜。另一方面,一线个,我们的一线城市真有那么多?这又是让人疑惑的问题。

  知古可以鉴今。如果同意所谓一线城市,无非指其吸纳人口较多人口密度很高、产业基础雄厚经济富有活力、对周边区域具有一定的辐射性,那么明朝当然也有一线城市。

  以流传的“点秋香”故事而著名的明代大才子唐伯虎写过一首诗,名为《阊门即事》。诗云:

  诗中所说的阊门乃苏州古城之西门,代指苏州。唐伯虎笔下的苏州是个什么样子?

  概而言之,“黄金百万”喻钱多,“四远方言”指苏州不但人多,而且吸纳了各方人士,“翠袖三千”喻如云,“五更市卖”一句指各种生意应有尽有,任何时候都可以满足消费者的各式需求。

  这样一个苏州,其百业兴旺繁花似锦即使请画师来描摹,恐怕也很难画好吧。唐伯虎给苏州点赞了。

  苏州也算是一座古城,春秋时期吴王建都于此,所以又称“吴”。隋朝开始命名为苏州。

  到了明朝中叶,苏州发生了巨变,俨然已是江南区域经济文化的中心,成为当时中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是上海未开埠前南中国经济文化的核心。

  据《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苏州府秋粮实征数为2746990石,超过了全国实征数的11%,比四川、广东、广西、云南四省的总和还多,而到了明朝中叶,苏州一府每年应缴纳正额税粮为2770000石。

  苏州明王朝剥削的确够重,但换一个角度,这也正是苏州经济实力雄厚的证明。

  明代嘉靖时期的江苏昆山学者郑若曾说过,“天下财货莫不聚于苏州”。晚明流行两个新词,凡服装式样新鲜离奇,一概称为“苏样”,别的新鲜事件,则称为“苏意”。

  于晚明时期到过苏州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所著《中国札记》中说:“许多来自葡萄牙和其他国家的商品,经由澳门运到这个口埠。一年到头,苏州的商人同来自国内其他贸易中心的商人进行大的贸易,这样交换的结果,人们在这里几乎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苏州的繁盛可谓历历如见。但是如果以传统经济学的视角观察,苏州其实了常理。

  明朝的行政区划是县,就地位而言,苏州只是一个府而已,并不是省级城市。

  1368年,朱元璋定鼎南京称帝,历时50余年,这一时段是南京地位最高的时期,也是南京这座城市发展的顶峰。

  但是,随着永乐迁都,南京很快就滑落了。据顾起元《客座赘语》,迁都之后,南京城内“户口减半”。

  位于南京的龙江船厂是当时全国最大的船厂之一,在这里打造过郑和下西洋的专用宝船,兴盛程度可以想见。但到了嘉靖年间,生产宝船的厂库早已“鞠为茂草”,以致只需拔人即可。

  还是利玛窦,明朝中叶到过南京,他在《中国札记》中对南京有比较详细的叙述。

  首先,利玛窦对南京城的秀丽和雄伟给予了赞赏。他认为,“在这方面,或许很少有其他城市可以与它匹敌或胜过它”。

  扬子江的秀美及其商业价值更给利玛窦留下了很深印象,他惊叹河道里“怎么有那么多的船只”?

  在目睹了盛大的灯节烟火表演和灯笼演出之后,利玛窦评价道:“在烟火制造技术的表演这一科学方面,南京超过了全国其他地区,或者也超过全世界的其他地区”,“家家户户都挂着用纸板、玻璃或布巧妙地做成的各种灯笼,大家购买惹自己喜欢的样式。屋里屋外点燃那么多灯笼,简直叫人以为房子失了火”。

  南京在明初成为明朝第一城市其实是不正常的,因为掌控这种变化的是行政之手,经济繁荣的背后已经存在隐忧。

  依靠行政力量,明初南京集中了大量能工巧匠。据《明会典》,洪武年间全国轮班工匠23万余人,来南京服役的就近13万人,官营手工业机构庞大门类齐全,产量可观,也带来了巨大的效益。

  即使是在商业领域,南京国有化的倾向也十分严重。酒楼、旅店,甚至还营造居民住宅,然后向居民征税。

  随着永乐的迁都,南京不再是中心,来自行政的需求锐减,反映到经济上,南京的种种不适应不言而喻。

  作为前首都,正如利玛窦看到的,南京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当不错,南京水陆交通也十分便利。另外,南京居于江南经济带,这可是当时最具活力的经济区。

  以前作为中心的南京,处处着眼于的需求,现在则要服务于民间消费与娱乐。后者对经济的推动并不在前者之下。

  官营工商业衰落了,直接面向民间的工商业渐渐活跃起来,南京随之兴起的织造、制扇、造酒、印书等行业在全国城市群中都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不仅找到了自己的,同时经济规律也开始充分发挥作用,这样一个南京重新跃入一线

  一本商书《商贾便览》列出了全国四大城市:,苏州,汉口,佛山。显然,这就是晚明商中的四大一线城市,是生意人必须重点的地方。而南京则不过是准一线城市。

  在四强里,位居榜首在意料之中。作为一国首都,其不可替代的天然优势摆在那里。

  以人口来说,根据梁方仲等学者的统计,万历年间苏州府人口为2011985,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为293.73。按照明朝行政区划,直隶于京师的地区叫做北直隶,约相当于今天的、天津和大部,北直隶的人口密度是多少?不到32人。即使除去天津和大部,单统计京城,的人口密度也比不上苏州。

  以经济来论,更多属于一种消费型经济,毕竟皇城达官贵人的消费水平不会低。

  看来,是一线城市,当然没错。但晚明商人之所以把列为一线城市榜首更多是一种习惯,也可能是正确的一种下意识反应。

  透露了一个重大的变化:到了明代的中晚期,中国城市的发展已经开始经济支配经济驱动的道。

  从先秦开始,中国城市的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以功能为主导。看一个城市是否重要,首要的标准就是看其行政和军事价值到底有多大。而城市的经济功能往往是一种附庸。在这种格局之中,城市的发展必须依靠行政之手。

  最近主编了自己的微信私号,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添加(ishangye007),沟通交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