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魅力  生活

南京“换季”金螳螂涉险

南京“换季”金螳螂涉险  南京前市长季建业落马,牵出一批难兄难弟…

原标题:南京“换季”金螳螂涉险

  南京前市长季建业落马,牵出一批难兄难弟。这其中就包括江苏首富朱兴良———其控股的上市公司金螳螂因此受到靠“关系”拿项目质疑。

  今年7月,朱兴良被传言带走调查,随后公司公告其“正配合检察机关协助调查,受到”。而10月16日,南京市前市长季建业被调查的消息传开后,金螳螂与季的关系猜测喧嚣四起,金螳螂被指发家系因季建业钦点而获得大量项目,而事发前,朱兴良以及金螳螂高管精准的减持行为也让其卷入内幕交易的漩涡中。

  对此,南都记者围绕金螳螂的发家之谜及目前项目工程的情况,前往苏州、南京两地展开调查,并独家专访了金螳螂副总经理罗承云。

  从目前看,尽管还没有确切情况表明金螳螂业绩已到“换季”影响,但对于金螳螂而言,犹如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只要创始人朱兴良最终情况没有公布,的质疑就像一颗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负面效应会不会在四季度或者更晚,这家“A股装饰第一股”能否走出这个阴影,还有待观察。

  10月30日下午,南京古城下起雨来,秋意更浓。位于江东中215号凤凰文化广场B座的金螳螂南京分公司处于暴风眼的中心,平静得异乎寻常。

  “还是很正常,该上班的上班。”常年在此的一位快递员向南都记者表示,楼上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下午5点半,金螳螂不少工作人员走出办公室,但一切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尽管,他们的老板———实际控制人朱兴良“被带走”了。

  不过,当接近金螳螂的员工,其言语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噤若寒蝉”般的防备还是泄露出了秘密。当南都记者问起正走出公司的一位女员工“公司近期有何不同吗”,她突然变得起来:“你是记者吗?这个问题你还是联系公司领导吧,我们不能说。”

  让金螳螂员工如此的缘由是南京换“季”了———10月16日,南京市前市长季建业被带走调查的消息传开。17日,官网确认,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这一调查,还带出了江苏首富朱兴良和其创立和控股的金螳螂建筑装饰有限公司。

  总部位于江苏苏州的金螳螂成立于1993年,并于2006年在深交所挂牌交易。上市8年来,金螳螂的股价表现犹如一匹黑马,公司复权价接近300元,8年翻了30倍。至2012年,金螳螂年净利达11.11亿元,近三年净利增幅分别为93.7%、88.5%、51.7%,总市值逼近300亿元,已成为苏州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被市场誉为中国A股“装饰第一股”。公开资料表明,过去几年里,金螳螂设计施工的工程名单里,包括2008年奥运会主会场(鸟巢)、国家大剧院、国家博物馆、江苏厅、首都博物馆、通用中国总部大楼、世界佛教大会主会场———无锡灵山胜境梵宫、苏州博物馆和希尔顿酒店等几十家五星级酒店。

  与金螳螂有关的这场风波,发酵于金螳螂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朱兴良。早在季建业被调查的消息公布前,市场就传言朱兴良因一位官员案件在接受调查。这一传言发端于7月22日,称“朱兴良是前往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赴会、途经山东时被有关部门带走的”。7月26日金螳螂发布公告,首次了这一传言,称朱兴良“正配合检察机关协助调查,受到”。

  而随后10月17日季建业遭调查的消息传出后,一下子,市场齐齐对准朱兴良与此位落马市长的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4岁的朱兴良,毕业于苏州城建环保学院。1976年高中毕业后,当过油漆匠、木工,其后创办了民企金螳螂,借着房地产和基建的东风,金螳螂发展迅速,把“装修”这门在外人看来是农民工工程队搞的事做成了上市公司。

  坊间传言,当初朱兴良在公司上市去证监会沟通交流时,接待的领导一口水笑喷了出来:“搞装修,也要上市?”谁能想到金螳螂上市之后的财富。

  一位接近金螳螂的知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没有朱兴良就没有金螳螂。“非常好学”,上述知情人表示,朱兴良作为创始人,为金螳螂的壮大奠定了基础,且其对装饰公司的管理可谓引领了这个行业。

  对普通大众而言,朱兴良名声大噪则源于其登上富豪榜。随着金螳螂市值的扩大,朱兴良身家迅速膨胀。2012年朱兴良家族的财富为100.6亿元,一年间增幅为87.9%,列500富人榜单成长性排名第10位。在今年5月3日由《新财富》发布的2013年500位富人榜上,朱兴良家族以189亿元的身价荣登江苏首富,列全国第22位。

  对朱兴良其人,一位金螳螂前高管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形容,为人仗义、幽默、开朗、非常健谈,很喜欢结交新朋友。据悉,在成为江苏首富后,善于经营关系的朱兴良报读了长江商学院,进入了苏浙沪地区鼎鼎有名的商界社交圈子“江南会”,这个由马云、冯根生、郭广昌、沈、鲁伟鼎、宋卫平、丁磊陈天桥发起的圈子囊括了江浙沪地区大牌企业家。

  在新浪微博认证为“金螳螂企业(集团)总裁朱兴良”的微博中,朱兴良曾在玛雅预言世界的2012年12月21日这样写道:“冬至晴,正月雨;冬至雨,正月晴。今天冬至-雨。”从这句话看来,去年冬至,朱兴良对未来生活还充满阳光般的憧憬。不过如今看来,这已成为他在面前留下的最近一句话。

  对于朱兴良的下落,一位接近金螳螂高管团队的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只知道被调查,但具体是否涉案,以及所涉何事,没有更新的消息传出。”

  对于金螳螂,质疑,由于朱兴良和季建业走得近,其工程不少得益于和季建业的关系。金螳螂在上市前的发家史,与季建业的发迹史,在时间点上有着紧密的同步性。

  对此,有曾报道指出,创立金螳螂前,朱兴良曾任吴县建筑装潢园林工程公司技术科长、副总经理,而季建业在1990年至1996年期间,均在吴县为官,官至县(市)委副。在此期间,苏州人王某介绍季建业与朱兴良相识,其后的1993年朱兴良创立了金螳螂。

  1996年至2001年,季建业在昆山为官,官至市委。2001年至2009年,季建业至扬州任市长,2004年后,官至扬州市委。在此期间,金螳螂在昆山、扬州频频获单。南都记者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发现,2008年期间金螳螂在扬州的工程包括了扬州市地税综合办公大楼、扬州瘦西湖唐郡会馆样板房、扬州金陵大酒店;2009年金螳螂承接了扬州业务技术用房;2010年承接了扬州来鹤台云和大厦等项目。

  南京是季建业的最后一站。前述报道指出,季建业移步南京后,金螳螂在南京的生意也开始多了起来。对此,南都记者前往南京调查发展,这家方成立20年的装饰公司在这座千年古都里,确实打上了不少“印记”。南京万达希尔顿酒店、南京索菲特酒店、南京城会所等……都是金螳螂南京分公司在南京留下的项目,他们中部分甚至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地标。

  过去几个月金螳螂也在南京斩获了一批大项目,在其9月公布的一批中标项目中,南京的项目包括: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方山医院项目、南京金牛湖度假中心项目,项目金额分别为1.98亿元、1.20亿元,合计金额占公司2012年度经审计营业总收入的2.28%。2012年3月28日,金螳螂还发布公告称中标新建南京紫东创意园A4-A7栋外立面幕墙项目,项目金额为5902万元。

  不过,对于靠季建业拿项目的说法,金螳螂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首度开腔进行了反驳。其称质疑“市长到哪,金螳螂的工程就到哪”的一个重要佐证是,在季建业离开扬州,也就是2010年后,金螳螂的中标公告中并未见到扬州地区项目,但事实上目前公司旗下50个分公司已有400多个项目,扬州仍然有不少项目在运作。

  南都记者在扬州市工程造价信息网上留意到,2012年,金螳螂在扬州仍有扬州皇冠假日五星级酒店样板房装饰和西园大酒店装饰工程项目,合同价分别为180.9789万元和5000万元。

  事实上,除了不少项目与季建业迁徙时间点契合,作为一家装饰公司,金螳螂频频获得项目也让其在季建业被调查的事件中,被市场进一步质疑其依靠“关系”去获得项目,而这直接让金螳螂在过去一段时间,业绩大幅上升。

  金螳螂到底手握多少项目?南都记者收集各方信息发现,金螳螂高管的说法,出入较大。

  例如10月30日,金螳螂一位前高管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07年开始,金螳螂的项目在逐渐减少。”他透露,金螳螂的项目一度达到40%-50%,但2007年后公司逐步减少项目,目前大概为30%以上。“拿到的项目还是以民营企业为主”。他表示。

  不过,南都记者却注意到,这一说法与该高管在2012年7月接受南京本地采访的表述有极大出入。彼时由于国家对房地产进行调控,市场对金螳螂后续业绩提出质疑,该高管在接受一家本地采访时表示:“我们现在的大客户已不是房地产企业,而是和一些企业。”其还表示,当年6月份与金螳螂商讨订单的大客户主要是需要装修的以及企业,“这一类的客户来访量比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00%左右。”

  除此以外,此前有报道,金螳螂现任董事长倪林曾透露,客户占据了金螳螂业务的40%,其余的则来自于国有企业或私营企业。而这与金螳螂发布的数据也出现较大出入。据金螳螂公司发布数据,2010-2012年承接投资楼堂馆所项目合同金额分别为4.59亿、7.92亿、4.61亿元,分别占当年合同总额的6.09%、6.61%、2.69%。

  对此,金螳螂副总经理罗承云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属于。他表示,确切来说,40%的比例应该是公共建筑项目所占比重,而非项目。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在于,公共建筑的含义更广,包括了酒店、医院等建筑,可以是事业单位,并不一定都是来自于。

  金螳螂副总经理阴浩明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对于金螳螂靠“关系”拿项目的说法:“公司能走到今天,这么多年的发展,项目遍布全国各地,经营额200多亿,靠的是规范的管理。我们拿的很多国家级重点工程,地方上能帮到什么忙?老板是有些私人朋友,但对公司来说,从来没拿过他的资源。”阴浩明还表示,在公司的工程中,所有的项目都是公开招投标,从来没有过所谓指定。

  不过对于金螳螂的撇清,装饰行业圈内人士有不同看法。苏州当地一家装修公司负责人杨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装饰行业的公司要拿项目、要发展,肯定需要人脉,而且人脉的层次越高越好。“工程,一定是要找圈子里的人。”据杨先生介绍,项目竞争非常大,现金流是很重要的一个接单考量标准,的订单不会存在回款难的问题,因为合同里都会一一标明,且即便资金不顺后面也有人兜底,对于装修公司的吸引力显而易见。

  对金螳螂而言,南京“换季”事件无疑是一场地震。而如今似乎仍余震不断———创始人朱兴良被带走,对于金螳螂影响几何?

  对此金螳螂方面正在极力撇清影响。就在朱兴良被带走的消息传出后,金螳螂多次发布针对市场传闻的声明称,早在公司2006年上市之前,朱兴良就退居二线,公司一直由一支成熟的职业经理人管理团队进行经营管理,实现了规范化和系统化的经营运作。公司日常经营在董事长倪林和总经理杨震领导的团队带领下,保持稳健的经营风格,多年来实现了持续的业绩增长。因此,朱兴良协助调查一事对公司暂无直接影响。

  金螳螂副总经理罗承云在此次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朱兴良现在仍然是公司的董事,也会参与一些重大事项。“这合乎公司,也合乎企业运行的需求。公司从2003年开始就一直在尝试走职业化的道了。日常运营他是不参与的。”

  而对此,一位长期关注金螳螂的券商研究员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公司公告称朱兴良已不参与公司运作,但作为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公司能够获得大量的大项目,是否与其个人能力有关,将直接影响公司未来的业绩。其认为,关键在于金螳螂是否有项目与此次被调查相关。

  此外,有江苏本地券商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未来金螳螂接手项目的难度恐怕更大。“相关部门在招标时,在一段时间内,或由于朱兴良与季建业的关系而避嫌。”未来一段时间,金螳螂的订单情况如何,将可以看到朱兴良对于这家公司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朱兴良被调查,金螳螂的业绩似乎没有受到太大影响。10月29日,金螳螂发布了2013年三季度报告。这是朱兴良出事以后,金螳螂发布的最新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6亿元,同比增长3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10亿元,同比增长43%。公司预计2013年业绩预增35%-55%。

  对于该份三季报,券商人士普遍力挺金螳螂业绩。中金证券研报指出:公司今年1-9月新签订单同比增长51%,并超额完成了订单增速超30%的年度计划。而从订单结构看,医院等民生类订单持续增加,高端酒店开始向三线城市渗透,海外工程亦有所斩获。三季度订单和业绩的高增长再次验证了公司经营受大股东影响较小。

  金螳螂公司前在职员工王师傅对南都记者表示,朱兴良手里资源是很多,但公司名气已经打响、业务布局都已经扩展开了之后,就不那么容易受到风吹草动的影响。根据金螳螂为南都提供的资料,目前金螳螂在全国共有50家分公司,400多个项目,遍及除、港澳台以外的所有省区。而金螳螂的半年报也显示,公司目前在海外也有项目,如老挝万象的欧亚峰会官邸项目和巴哈马大型海岛度假村项目。

  对于事件发酵对金螳螂的影响,有券商研究员认为,若真的涉案,必须仔细查证是否存在通过季建业“钦点”金螳螂所获得的收益以及因此产生的不正当竞争所得并进行罚没,与金螳螂的正常营收进行清晰切割。

  但朱兴良、季建业的先后“出事”,对这家股价8年翻了30倍的上市公司而言,未来运营是否会受影响仍未可知。而在暂不可知的情形下,机构投资者率先选择用脚投票,10月17日,季建业“出事”的第二天,金螳螂盘中探底19.76元,创股价(复权价)新低。根据三季报,主动配置型股票基金净减持金螳螂逾7400万股,减持力度十分明显。

  截至上周五,今年金螳螂二级市场股价已经下跌52.23%。而其在2012年年内累计涨幅高达61.82%。

  而就在金螳螂转眼成为熊股时,投资者却发现,在“换季”之前,包括朱兴良家族和高管团队在今年均曾大幅减持,金螳螂内部似乎早就“寒蝉知秋”。

  今年以来,第一大股东苏州金螳螂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与第二大股东金羽(英国)有限公司的减持力度与频率急剧升温。特别是在朱兴良被调查前夕的6月份,金螳螂集团与第二大股东金羽(英国)有限公司就套现超过10亿元,力度之强十分罕见。

  在2013年以前,朱兴良家族通过减持累计套现了2.99亿元,而今年前6个月,朱兴良家族就套现了近16亿元,扩大了5倍,而其加速减持也令人怀疑其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将出事。

  此外,高管团队方面,在朱兴良出事前一周,金螳螂总经理、董事杨震于7月15日卖出公司股票28万股,交易均价为30.44元/股;同日又买入公司股票5万股,交易均价为30.78元/股,构成了短线月份以来金螳螂高管王泓、王琼和监事姜樱也分别减持了1万股、19.7万股和6.6万股。

  金螳螂上至控股股东,下至高管团队事发前的精准减持令质疑金螳螂有关人士涉嫌内幕交易。

  对于朱兴良家族的减持,罗承云表示,目前集团计划筹集一些资金去建酒店,因此产生这个项目肯定会有资金的需求。

  从目前情况看,创始人朱兴良季被调查的相关情况仍待公布,在金螳螂上方的疑云何时散去尚未可知。

  罗承云:市场上很多猜测都是没有客观依据的。要去一个人,肯定可以找到一些偶然事件。最后只有业绩能够证明公司的运营。我们相信机关一定会给一个结论。另外朱总的减持有另外的因素,集团希望筹集一些资金去建酒店。

  罗承云:金螳螂选择项目肯定有自己的严格标准,一是项目的付款能力,二是毛利润水平,三是项目的体量。

  在公司项目构成中,比重没有超过20%。我们毕竟是一个商业公司,有商业的考量。哪怕的项目再好,项目再大,但是如果它没有钱,毛利率又很低,我们也可能不会去做。而且,项目大多数都是二审、三审,甚至是四审的。审计的过程越多,审计周期越长,会导致我们资金回款的时间也越长。

  罗承云:大股东的减持是会有一些资金风险。如果集团想要建一个酒店,肯定会有资金的需求。实际上集团所有的业务都在上市公司里面,是一个投资性的公司,本身的运营是没有资金来源的,只是靠上市公司的一点盈利分红而已。但是减持并不意味着对公司未来发展失去了信心。朱总的减持并不是所猜测的那样有内部消息,只是他个人的一种投资行为。

  罗承云:我们的项目里,我们只做装饰施工、设计。但拿下项目后,扣掉所谓的管理费再包给别人,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比如说这个木饰面,我肯定找外面的供应商来做,现场安装。我们是整合自己的供应链。材料不是我们生产的,安装也不是我们进行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供应商、劳务分包到位,整合起来,按照设计者的要求完成好一个作品,最后交给甲方。

  罗承云:我们公司历来不转包不挂靠。目前在中国,装饰行业是一个买方市场,所以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价格是主要的竞争优势。有些挂靠的企业可以给价格给得很低,如果是拼价格的话,我们肯定就放弃了。因为我们不做挂靠。不仅是上市公司不应该这样做,整个行业也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是法律的底线。

  南都:现在房地产调控力度很大,政策变化也大,对于公司的发展有什么影响吗?

  罗承云:在金螳螂的管理中,人是第一位的,管理是第二位,市场排在最后一位。因此,尽管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也经历过多次业态的变化,但业务依然在增长。酒店业绩下滑,住宅厉害,这些没有很大关系,因为这一块的业务下去了,另一块的业务会补上来。

  朱兴良家族控制的公司第二大股东金羽(英国)有限公司通过大交易方式分别减持公司770万股、830万股,累计减持比例达到1.36%,减持价格为41.6元/股、30.52元/股。合计套现5.74亿元。

  朱兴良家族控制的公司第一大股东苏州金螳螂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大交易平台分别甩卖了上市公司1100万股、1110万股。6月28日,苏州金螳螂集团又通过大交易减持了公司股份1580万股。合计套现10.02亿元。

  金螳螂总经理、董事杨震卖出公司股票28万股,交易均价30.44元/股;同日又买入公司股票5万股,交易均价为30.78元/股,构成了短线月份以来金螳螂高管王泓、王琼和监事姜樱也分别减持了1万股、19.7万股和6.6万股。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