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生活  男女

身陷传销十天

身陷传销十天  徐士杰的父亲说,他接到徐士杰要钱的电话后,给徐士杰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称徐州警方已经锁定他,将很快解救他…

原标题:身陷传销十天

  徐士杰的父亲说,他接到徐士杰要钱的电话后,给徐士杰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称徐州警方已经锁定他,将很快解救他。“儿子确实是陷入传销了,而且警方搜寻行动到了传销人员,他们担心被警方端掉,便要求儿子立即给家人、同学等打电话要钱,银行记录显示,曾有人到ATM机多次查询儿子的账户是否到账。在钱没有收到且警方不断加大搜寻力度的情况下,5月25日深夜,两名传销人员买车票将被困十天的儿子送上火车。儿子上了火车后,用手机和我取得了联系。”

  晨报连续报道了南京大学生来徐会网友神秘的消息,牵动了众多读者的心。昨日凌晨,徐士杰已平安返回南京。他的家人昨日向一直提供帮助的晨报和徐州警方表示了感谢。他在徐州这十天究竟去了哪里,了什么?记者昨日采访了徐士杰的家人以及参与搜寻行动的,还原事件。

  “感谢晨报提供的帮助,徐士杰已平安回到南京,我们已经见到面。”昨日清晨,徐士杰的父亲给记者打来电话,告知徐士杰已平安回到南京。

  在人人网徐士杰个人主页上,显示徐士杰在5月25日深夜就发了即将回南京的消息。“不逗了,说正事,一点多到南京站,不用接,两点多我去宿舍楼下喊门,都给我开门,谢谢,一会联系不上我就是我手机没电了。”

  虽然说不用接,但记者了解到,昨日凌晨,有七八位同学主动到南京火车站接徐士杰。

  昨日凌晨1点40分,室友“我永远是LX”发微博:“已经接到徐士杰本人,谢谢广大热心的网友与、警方的努力,使得消息开来,从而让他安全归来!”

  最早发布徐士杰在徐州消息的室友“王玮明Aska”5月26日凌晨也更新微博:“一度失联的徐士杰已被同学接到,今晚不在宿舍住,未受,平安回归。我们宿舍即将恢复4人状态。感谢各位网友对此事在上的。基本如大多网友推测,吃一堑长一智,也望各位网友出门在外多加小心,单独出行尤其要谨慎。”

  这则消息迅速被网友围观,网友纷纷送上祝福。越洋Nicky:星期一的好消息,好好休息!好好生活……

  “我们还要感谢徐州警方,我到徐州报警后,警方一直全力帮助寻找。”徐士杰的父亲表示。昨日上午,徐士杰的母亲以及南京农业大学一直在徐参与寻找的三位师生赶到了东站,将一面写有“百姓有难求助 及时出警排忧”的锦旗交到该所崔守华副所长手中。此后,众人又赶到淮海广场,也送去一面锦旗。

  徐士杰的母亲告诉记者,获悉儿子在徐州的消息后,她和孩子的爸爸来到徐州寻找,警方帮助查询了徐士杰抵达徐州后的,在掌握重要线索后,出动大批警力对可能出入的居民区进行搜寻。

  “警方分析认为,孩子误入传销的可能性最大,并一再安慰我们,向我们介绍传销的特点,认为传销人员都是为了求财,不会轻易伤人,应该会给家人拨打电话要钱,让我们耐心等待。”徐士杰的母亲说,果然,5月25日,她接到了徐士杰打来的电话:要钱。

  “虽然很担心孩子会因为没有收到钱被打,但我们按照警方的安排,住,没有向孩子说的账户打钱。”徐士杰的母亲说,后来他们了解到,5月25日当天,徐士杰拨打了七八十个电话要钱,其中既有家人,也有同学,还有网友等等,但因为大家都知道徐士杰的消息,因此没有人上当。

  徐士杰的父亲说,他接到徐士杰要钱的电话后,给徐士杰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称徐州警方已经锁定他,将很快解救他。“儿子确实是陷入传销了,而且警方搜寻行动到了传销人员,他们担心被警方端掉,便要求儿子立即给家人、同学等打电话要钱,银行记录显示,曾有人到ATM机多次查询儿子的账户是否到账。在钱没有收到且警方不断加大搜寻力度的情况下,5月25日深夜,两名传销人员买车票将被困十天的儿子送上火车。儿子上了火车后,用手机和我取得了联系。”

  在和徐士杰的父亲沟通后,记者大概了解到事件线日,徐士杰抵达徐州,和女网友见了面,女网友正是传销人员,徐士杰被骗入传销后,失去,手机和身份证都被控制,上厕所都有四五个人看着。“孩子毕竟年轻,没有社会经验,我们不会他,但希望他能从这起事件中吸取教训。”

  “对不起所有人,因为我的不负责让很多人都为我担心,在最难的时候,想到你们才让我下来,谢谢你们,求原谅。”徐士杰昨日上午发了一条后悔求原谅的信息。

  一直在徐州参与寻找徐士杰的南京农业大学卓老师表示,学校已经安排心理老师对徐士杰进行专门,希望他尽快走出阴影,重新快乐起来。

  徐州警方昨日也表示,会加大对传销的打击力度,也提醒市民,如果发现身边有可疑团伙,请及时拨打110。

  晨报讯(记者 诸文平)“我一直关注晨报报道的南京大学生在徐事件的进展,我觉得我的和他相似。”前天,住幸福家园小区的邢先生表示,他5月2日遭大学女同学,陷入省市一传销后逃离。

  “把我到的是我常州大学的女同学,泰州人,我们在大学时关系很好。”23岁的邢先生去年毕业后回徐工作,女同学自称在开美甲店,邀他到创业。

  “我5月2日晚抵达,女同学带着一名女孩在火车站接我,三人一起到火车站附近的快餐店就餐。”邢先生说,聊天中,女同学提到,看到一份工作,希望他能参谋一下。女同学急着带他去了解工作,并称安排住宿。他被女同学及另一名女子带到一处城中村的四合院,四合院内住了20多名年轻男女,口音杂,打地铺混居。

  邢先生怀疑被骗入传销窝,但走不了,上厕所也有人看着,不许带手机进厕所。3日6点,20多人起床。吃完早餐,邢先生被20多人带着离开四合院,来到一个大院上课。他担心被,不愿意进。回到住处,邢先生知道陷入传销窝了,他要求离开,女同学等人劝他留下发财。晚上,邢先生试图逃出,并和人员打起来。

  5月4日,他肚子疼,但他没去厕所,将大便拉到裤子里。传销人员同意他到浴室洗澡换衣。他进浴室后拿出手机登录QQ,看到家人在线。他告知家人,自己被困在传销窝,并告知,让家人报警。没多久,他的手机响了,是警方打来的,询问。他接电话时,传销人员冲进来问他在和谁联系。他向传销人员表示,他的同事到参加活动,正从往赶。

  邢先生说,传销人员就是骗钱,不敢惹事。传销人员一再劝邢先生不要离开,其中也包括女同学。看到女同学,他觉得恶心。这些人看到邢先生油盐不进,且非常强硬,又担心惹来麻烦,最终同意他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