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生活  网事

南京环卫系统事改企迎契机 环卫工热盼上保险

南京环卫系统事改企迎契机 环卫工热盼上保险  龙虎网讯 11月30日上午10时,40岁的清洁工王具鹏拖着“鼓楼环卫”字样的垃圾车在南京拉萨上走着,一名匆匆赶的男子把吃剩下的包子连同塑料袋远远地丢过来,砸到他身上,男子抱歉地举手示意,王具鹏沉默地弯腰捡起塑料袋,接受了这个小小的意外…

原标题:南京环卫系统事改企迎契机 环卫工热盼上保险

  龙虎网讯 11月30日上午10时,40岁的清洁工王具鹏拖着“鼓楼环卫”字样的垃圾车在南京拉萨上走着,一名匆匆赶的男子把吃剩下的包子连同塑料袋远远地丢过来,砸到他身上,男子抱歉地举手示意,王具鹏沉默地弯腰捡起塑料袋,接受了这个小小的意外。

  在拉萨上,王具鹏已清扫了20年,并默默承受了太多困窘:低薪、福利缺失、孩子求学困难……当他脱下帽子时,鬓角已显出白发。11月29日,南京环卫所即将全部改制的消息传来,终于让王具鹏有了期待:“这一次,我们能上保险了!”

  据统计,南京目前有上万名清洁工。这其中,除3000人是有编制的正式工外,7000名一线清扫员都是外地的农民,叫清洁临时工,3年前他们的工资才突破1000元。

  47岁的张培敏来自安徽阜阳农村,5年前到南京当环卫工,从此过上全年无休、每日一菜的日子。石棉瓦屋、四壁透风,定淮门桥下的违建平房,是唯一的安身之所,最近的厕所也要步行400米。

  “2010年,我们夫妻到试点改制的定淮门大街环保公司做清洁工,但依然没能上保险、签合同,身份属于临时用工。”张培敏无奈地说,同一年,丈夫不幸去世,8万元治疗费无法向公司报销一分钱,幸好老家农村大病医保承担了4万元。剩下的4万元,压弯了这个女人的脊背。

  一线环卫工人最害怕的,就是生病和养老没着落。11月30日上午9时许,鼓楼区环卫所工人王文进、刘丙林夫妻已经将500米长的龙蟠里来回扫了两遍。“听说单位要给我们上保险,这是留下来的唯一盼头。”已到知年纪的王文进,在南京做环卫工已经8年,一直没有合同、没有保险、没有休假。他说,平时不敢生病,小病都扛着,上医院太贵了。夫妻俩每月省下的1000多块,“得为老人、小孩攒起来。”每天下了白班,接着上晚班,“每小时5块钱,能攒下个房租钱。”

  上保险,是记者采访到的环卫工们最看重的福利改善。鼓楼区清洁工王贡金表示:“年轻人不愿意扫大街,清洁工大多数上了年纪,只有办‘五险一金’,才能让人。”

  记者了解到,按道清扫保洁面积给环卫所拨款,南京此前的标准是4.86元/平方米,这笔钱既要支付人员工资,还要支付油料费、水电费、维修费和用于设施设备购置等。

  鼓楼区环卫所所长赵中柱说,4.86元的水平已多年未变。“杭州保洁费是23元/平方米,上海更是达到30元/平方米,南京的标准太低了。”因为可支出的资金有限,根本没有余力再为环卫工办“五险”。

  “为农民工办事,没有各级财政支持,仅靠环卫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重建设轻管理,一年城建投入几百亿,却舍不得拿出个零头来为环卫工办保险,早该改变了!”赵中柱直言。

  早在2003年,南京环卫系统尝试事改企,希望以外包服务的方式,打破环卫管理困局。但因种种原因,一改就是8年。业内人士说,环卫所的事业单位编制被取消,企业又没成立起来,环卫工变成了尴尬的“黑户”。因为没有法人资格,无法给环卫工签劳动合同,各项权益保障就成了空谈。每年都有环卫工遇车祸伤亡,却因临时工的身份得不到工伤赔偿。

  契机终于来了!11月29日南京市局发布消息,江南八区环卫所改制工作已基本完成,南京城区清洁工作将全面市场化运作。新成立8个区级环卫作业企业将全面接收临时工保洁员,并签订劳动合同,办理养老、医疗、失业等“五险”,确保环卫工人收入在南京最低工资标准基础上提高15%,即从现在的1320元提高到1518元以上。

  按照原来环卫所体制,财政拨付资金按人员工资计算,拨多少用多少,满打满算;改企后,则是企业提供多少服务,财政花多少钱购买,从以钱养人转变为以钱做事。

  南京市局副局长陈雷说,改制最大的好处就是环卫工有了劳动合同、权益得到保障,局和环卫公司的责任明晰,也有利于对城市清洁工作实施标准化管理。

  建邺区局副局长陈杰则告诉记者,过去费用都是的,干多、干少区别不大,面不分晴、雨天都洒水就被市民投诉过多次,公司化后,就得算算账了。

  省住建厅城建处王华成认为,南京的环卫改制不是“甩包袱”,而恰恰是加大环卫经费投入、保洁实行优质优价的表现。按南京改制新规,对完成改制的区县环卫公司,道清扫保洁费将从每平方米每年4.86元上调至10元,街巷清扫保洁费从每平方米每年3元上调至7元。“标准提高后,短期内的投入实际上更大了。”

  从提供环卫服务,到购买环卫服务,南京的这一意在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诟病,以求高效率。事实上,这已成为大多数城市的共识。

  王华成介绍说,江苏已有约三分之一的城市推行环卫市场化。徐州两年前实现环卫市场化运作,主城区234条主干道、439条街巷全部由企业负责;扬州环卫部门在改制中为数千名保洁员签合同、办社保;在全省最早探索环卫市场化的无锡,涉及环卫的领域都已向民营企业放开,城区生活垃圾机械化收集率达100%。

  但是,对南京这样保洁费用基点较低的城市而言,一次改制,显然还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赵中柱就有苦水要吐。“标准提高后,对于清洁工作量大的市中心也只能是就锅下米。”他说,鼓楼区环卫公司月底将挂牌运营,但算算账,心里还是没有底:环卫所1720名在岗工作人员及退休人员的工资、设备等费用一年就要8000万元,而鼓楼区主次干道330万平方米、街巷130多万平方米,按新标准计算,每年会多补2300多万,但考虑到成立企业运营后“五险”的投入、人员工资上调及福利差异,2300万只是杯水车薪。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徐翔认为,从直接提供公共服务转为购买公共服务,决不能就此止步,应当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完善衔接期的配套政策,征询、照顾到退休人员、一线环卫工各方利益,建立健全购买公共服务的监管制度。“付得起的成本,才能享有的利好。事业单位改制是全社会的共同呼声,环卫改制更是与民生息息相关,环卫工益得到保障,城市才会更美好。”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