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生活  网事

海南赛马往事:昔日首个获批的赛马场已成楼盘

海南赛马往事:昔日首个获批的赛马场已成楼盘  盛夏的海口总是被大雨…

原标题:海南赛马往事:昔日首个获批的赛马场已成楼盘

  盛夏的海口总是被大雨。在距离市区18公里外的桂林洋经济开发区,比雨水还要密集的,是有关赛马场的种种传闻。

  1992年,一个名为“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的项目在此落地。那是继1988年海南建省办特区之后,第一个获批准的赛马场项目。

  它又被称为桂林洋马场,规划占地2000亩,预计投资数亿元,吸引了海南最早一批有志投身赛马事业的年轻人。

  然而,受政策、资金等种种原因所限,这份源自“90年代”的大胆尝试未能持续。

  2018年4月,当“三十而立”的海南省被赋予更多,发展赛马运动的号角正式吹响,曾在桂林洋响起的“哒哒”马蹄声早已远去。

  没有土地、没有项目,更谈不上实际运营,作为桂林洋马场的公司主体,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可谓“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2018年7月,该公司有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桂林洋马场的土地早已被国土部门收回。目前,股东们也在寻找新的机会,暂时没有实质性消息可以对外发布。

  另据桂林洋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规划建设土地管理处主要负责人介绍,桂林洋马场所占土地,多年前几经辗转,已用于房地产开发。眼下,随着桂林洋经济开发区整体纳入海口江东新区范围,用地更加紧张,不管哪家企业,在桂林洋重建赛马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赛马场?就在对面。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小时候还有跑进去玩。”6月中旬一个午后,桂林洋经济开发区,一位刚满30岁的高山村村民努力回忆着童年往事。

  与他一相隔的,是一处占地2000亩的房地产项目。该楼盘2011年一期开盘,目前已销售至第四期,每平米单价超过2.5万元。

  比如毗邻海边、附近就是桂林洋大学城、距离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不到500米,同时又地处刚刚成立的海口江东新区核心。

  据《海南年鉴》记载,1992年6月28日,由海南省旅游局牵头,省财税厅、省文体厅、桂林洋经济开发区、海南银通国际房地产有限公司就组建“海南赛马游乐活动中心”一事,在海口召开筹备会议。

  该项目选址在琼山县桂林洋海滨(后划归海口市美兰区),预计总投资3-5亿元,争取1993年开跑。会议还决定成立筹备领导小组,时任海南副省长毛志君担任组长。

  4个月后,“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经海南省计划厅(琼计社会[1992]1347号文)批准立项。

  如此前筹备会议所商榷的,该项目选址桂林洋经济开发区——这是一个1991年10月获批的省级开发区,2012年4月从海南农垦整建制移交海口市属地化管理。

  为了更好地运作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一家名为“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的企业于1992年10月成立。

  该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最早有5个股东,分别是海南省信托投资公司、海南省国营桂林洋农场、海南银通国际房地产有限公司、海南省中国国际旅行社和海南省体育服务开发公司。

  其中,海南省信托投资公司和国营桂林洋农场持股比例位列前两名,分别为44.5%和35.4%。时任海南省信托投资公司负责人何振也因此成为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的代表人兼董事长。

  1993年初,此前在海口宣传系统工作的刘述圣投身赛马事业。那时他还不到30岁,被任命为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会员部经理,同时负责主编一份公司内部刊物。

  “刊物刚开始叫《赛马信息》,之后又改名叫《海南赛马通讯》、《海南马讯》。”刘述圣回忆,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曾备受重视,仅前期规划,就邀请了日本和的知名设计单位参与。筹备期间,还有人提着钱找上门,希望成为赛马娱乐中心会员。

  事实上,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起步之际,恰逢国内赛马发展一波热潮。马业专家王铁权曾统计,上世纪90年代,包括西安、广州、深圳在内,国内先后有12个地市经有关部门批准建设马场。

  王铁权分析,这份热度的涌现,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生产力发展以及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着直接关联。

  据刘述圣介绍,根据初期规划,该项目占地2000亩,其中700亩用作桂林洋马场建设。另有1300亩为配套用地,打算建设星级酒店、体育场馆以及其他综合性项目。时任海南省领导对此非常重视,专门提出“高起点、高标准、多功能、有特色”的建设要求。

  需要说明的是,1992年启动的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并不是当地最早涉及赛马的项目。这座岛的赛马记忆,可以再往前推4年。

  那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年份。1988年4月,第七届全国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设立海南省的决定和关于建立海南经济特区的决议。

  伴随着新中国最年轻的省份诞生,同年10月,一个名叫“海南国际旅游娱乐有限公司”的企业在海南省工商局注册成立。

  从工商资料来看,这是一家合资企业,位于海口东北方向的新埠岛,注册资本270万美元,代表人音译为“鲍勃彼斯坦”,股东分别是海南发展投资 (集团)总公司和罗拔力玛代理公司。

  既然叫做“国际旅游娱乐”公司,经营范围也非常“超前”,包含有设立度假村、高尔夫球场、游艇会俱乐部、赛马场,同时兼营、酒吧、咖啡厅。

  不过,这家公司运营情况几乎没有公开记载。它留给最后的讯息是——1995年3月被吊销营业执照,原因标注“其他违法行为”。

  1990年,还在海南省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社会文化处工作的周文彰、詹长智等人接到一项“特殊任务”——就海南是否可以兴办赛马项目做一次调研。

  “那时很多地方都在酝酿搞赛马,海南也有一些考虑,希望先行做一些探索。”詹长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回忆,调研是应海南省和省文体厅要求展开的。为此,他们一行3人专程前往广州、考察,并与深入交流。

  詹长智此前曾担忧,马彩可能催生赌博从而导致“倾家荡产”,后来了解到此类情况不仅很少发生,马会收入很大程度也用于回馈社会。

  结束之行,调研团队开始撰写报告。这篇名为《海南可以发展赛马》的文章,最早发表在1990年第5期的《海南社会经济研究》,之后又收录在周文彰个人文集《绿岛傻想——一个哲学博士的特区情节》,并注明与廖逊、詹长智、周玉福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这批海南“智囊团”,多年后均有所发展。周文彰2002年升任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之后还曾担任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党委委员。

  廖逊历任海南省委党校党委副、海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海南省行政学院院长等重要职务,同时也是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詹长智在海南大学担任图书馆馆长多年,目前仍是海口市社科联兼职。

  文章提到,“准许外商在海南投资兴办赛马项目,对于改善海南投资、推动海南旅游资源开发、增加地方收入、兴办社会文化事业等,都具有积极意义。作为特区的海南应当解放思想,遵照国际惯例,大胆批准和引进赛马项目,准许外商在海南兴建赛马场,开展赛马博彩活动。”

  上述调研与1992年获批立项的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是否有直接关联?詹长智并不确定。

  在他印象中,文章发表后并没有溅起什么“水花”。对于发展赛马、尤其是放开马彩,“民间很关注,很谨慎”。

  这份谨慎很快有了进一步体现。1993年4月,海南迎来建省办特区5周年,也迎来国家领导人一行的考察。

  据《海南年鉴》记载,考察中,一位时任国家主要领导人对海南发展赛马有如下表述,“关于跑马场的事,中央已作过专门研究,不能搞。希望大家都要遵守和中央的决定。”

  上述领导人还指出,“无论在国内哪个地方,要发展旅游,都应该在如何更好地兴办有中国特色的旅游业上多下功夫,而不要在建跑马场之类的事上打主意。”

  时隔多年,如今回过头再去看当时的“叫停”,詹长智认为完全可以理解。在他看来,发展赛马对接受程度、管控能力以及社会治理都有非常高的要求,当年时机确实不够成熟。

  鉴于上层意见,1993年5月,海南省计划厅对“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作出调整。

  项目更名为“海南国际体育村”,配套游乐场、室内外网球场馆、体育活动中心、购物中心、培训中心、露天剧场、国际性赛车场、摩托车障碍赛场、马术表演场等,总投资1.9亿元人民币,建设年限为1993—1995年。

  刘述圣回忆,调整后的海南国际体育村1994年10月才开工建设。同年年底,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出资900万元、时任海南省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黄传仁出资100万元,成立海南国际体育娱乐有限公司。

  一份由刘述圣主编的《赛马信息》显示,1995年10月,时任海南省委副、省常委会主任杜青林曾前往海南国际体育村视察。杜青林对马场跑道、马厩、马匹以及整体建设情况作仔细了解,并鼓励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加紧建设。

  刘述圣坦言,受政策和资金所限,海南国际体育村后续推进依然,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也历经数次变动。

  工商资料显示,1996年12月,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原有两个小股东海南银通国际房地产有限公司和海南省体育服务开发公司退出,海南省少数民族物业发展总公司、荣健投资有限公司以及海南省旅游局成为新的“接盘者”。

  2009年2月,两大股东海南省信托投资公司和海南省少数民族物业发展总公司双双退出。海南金元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海南天地行南燕湾度假酒店有限公司和海南源辉广告有限公司加入。

  2010年9月,海南天地行南燕湾度假酒店有限公司将所持股权转给海南中评旅游有限公司。

  此后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的股东构成保持至今,分别是海南金元投资控股有限公司(43.52%)、海南源辉广告有限公司(24%)、海口市桂林洋农场(19%)、海南中评旅游有限公司(9.48%)、海南省中国国际旅行社(2%)和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2%)。

  在那之前,以海南国际体育娱乐有限公司名义申请的海南省赛马协会成功获批。桂林洋马场初见雏形,其中包括3条国际标准的跑道和能养900匹马的马厩区,仅剩下可容纳5万人的观众看台和行政服务区尚未建成。

  该项目由海南一家知名企业投资,位于当时的县级余杭市,规划占地3000亩,其中一部分用于马场建设。好景不长,工作仅仅启动两个月,东方竞技园一样受政策所限停摆,刘述圣再次回到海口。

  “搞赛马的最大风险就是政策。”刘述圣告诉澎湃新闻,他离开之后,桂林洋马场情况一直没有好转。此前从国外和新疆购入的近200匹马陆续转让给公园或旅游景点,海南省赛马协会也被吊销资质。

  这样的处境并非个例。过去二十余年,国内赛马发展一临各种现实困境,如履薄冰、步履维艰。

  澎湃新闻查询工商资料发现,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包括海南定安中瑞大世界风景开发有限公司、海南思博威赛马娱乐有限公司、海南国际体育娱乐有限公司在内,海南当地多家涉及赛马的企业均被吊销营业执照。

  1999年12月,曾被视为国内赛马标杆的广州赛马场宣布停业。一年多之后,广州赛马娱乐总公司原董事长黄启桓因个人经济问题锒铛。

  新世纪之后,包括武汉、南京、在内,国内亦有多个城市陆续建成马场,它们都投资不菲,有的长期闲置,有的适当组织一些比赛,影响力始终有限。

  2004年,他通过一次互联网,与一位早年在海南担任重要职务的老领导实现网上互动。谈及赛马前景,老领导不以为然,还劝他不要再做此事,这让刘述圣有些灰心。

  直到2009年,人们又好像看到了转机。这一年12月31日,《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

  文件第十二条提出,加快发展文化体育及会展产业,其中包括“在海南试办一些国际通行的旅游体育娱乐项目,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2010年1月,时任海南省委卫留成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及央视《面对面》采访等多个场合明确表示,海南的彩票还处于探索阶段,不会开设赌场及赛马场。

  尽管如此,包括《经济观察报》、《南国都市报》以及人民网在内的多家,其时还是纷纷前往桂林洋经济开发区探访昔日的赛马场。

  报道指出,随着国务院有关文件出台,海南重开“马彩”的机会再次出现,位于海口桂林洋农场的一处旧马场极有可能成为未来海南马场项目的候选地之一。

  《南国都市报》则报道称,海南重建赛马场是社会。桂林洋农场相关人员已经指出,没有接到任何重新开发赛马场的消息,也没有相关人员前来谈及开发。

  人民网联系了传闻中最有可能接手桂林洋马场的海南旅游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海口旅游控股有限公司。两家企业均未就是否接手该项目作出正面回应。报道认为,沉寂十多年之后,桂林洋马场能否尚是未知数。

  2018年6月,多位居住在马场附近到高山村村民表示,桂林洋马场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逐步废弃、一度长满杂草。原本用于养马的马厩经过,被当地农户用来养猪、养鸡,就是没有再见到养马。

  村民们还称,尽管这些年多次传闻有企业要接手重建马场,实际情况是,2011年左右,这块地被用作房地产开发。位于马场一侧的猪圈(即马厩)也因为环保治理需要,于2017年夏天被执法部门拆除。

  “听说罗牛山也想搞赛马,会不会选在我们这里?”对于赛马项目落地桂林洋,村民们依然心怀期待。

  而据澎湃新闻了解,早在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之前,桂林洋马场的土地就不再属于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

  桂林洋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管理处负责人介绍,桂林洋马场的土地原本属于桂林洋国营农场,大约2005年-2006年期间,一部分被司法拍卖,另一部分被国土部门收回,几经辗转,由某房地产企业获得。

  上述负责人坦言,随着桂林洋经济开发区被纳入新成立的江东新区范围,整个区域的发展更要严格按照规划进行。目前看来,开发区用地十分紧张,几乎没有新建大型赛马场的可能。

  至于此前对外声称打算建设赛马特色小镇的罗牛山控股有限公司,该企业在桂林洋经济开发区确实有一个农产品产业园,占地700余亩,厂房、车间已经建成,不仅推倒重建不现实,改变用地性质也非常困难。

  在他看来,桂林洋的地理、周边都比较适合发展赛马。2018年4月,中央鼓励海南发展赛马运动的有关文件出台,他还特意去了一趟“老东家”。

  这时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已从桂林洋搬到了海口市区的帝豪大厦。此处也是大股东海南金元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办公所在地。

  一位李姓工作人员接待了刘述圣。对方表示,目前公司名下没有土地、也没有项目,未来打算尚不确定。

  2018年6月,上述李姓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达了同样内容。他还透露,近期正在联系多个股东商榷下一步工作,目前没有可以公开的实质性内容。

  他注意到,近两年,海南涌现出一批互联网竞技公司。这些企业注册资本从百万元至上亿元不等,经营范围多包含“马术竞技”“体育彩票”等。

  2017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与海南省在海口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一部分内容涉及“支持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型彩票”。

  2017年10月,他在网上成功申请“海南赛马会”的中英文域名。半年多后,他又向工商部门多次提交“海南赛马网络有限公司”注册申请。

  按照他的设想,未来可以打造一个海南赛马信息发布及赛事服务平台,承接赛事网上直播、线上投注等相关业务。

  2018年5月,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紧急叫停了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含有“赛马”“跑马场”“马会”等字样的登记申请。为此,刘述圣改用“赛玛”“码王”等谐音字眼替代,不断调整经营范围,终于在5月底通过工商部门。

  “搞赛马,时机很重要。”刘述圣说,新公司名称没有“赛马”两个字,股东不太满意,大家决定等规划明确之后择机而动。赛马上磕磕碰碰二十余年的他,显然不想再错过任何机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