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京文化  文化

军官证辉山乳业高管失联 菲仕兰否认接盘林允儿整容前后

军官证辉山乳业高管失联 菲仕兰否认接盘林允儿整容前后  3月28日一早,中国证券报记者再度来到处于债权危机中的辉山乳业大厦。那辆屡次出现在报道中的当地警车依然在大厦门口值岗,债权人密集来访。同在港交所上市的九台农商银行持有辉山乳业债权18.3亿元,是仅次于中国银…

原标题:军官证辉山乳业高管失联 菲仕兰否认接盘林允儿整容前后

  3月28日一早,中国证券报记者再度来到处于债权危机中的辉山乳业大厦。那辆屡次出现在报道中的当地警车依然在大厦门口值岗,债权人密集来访。同在港交所上市的九台农商银行持有辉山乳业债权18.3亿元,是仅次于中国银行的第二大债权人,3月28日晚中国证券报记者数次拔打九台农商银行董事长高兵的手机,其手机显示为关机状态。辉山乳业大股东、董事长杨凯是九台农商银行的第一大股东。

  此时,距离辉山乳业执行董事葛坤发出失联信件已过8天。对于外界传言杨凯、葛坤为夫妻关系,辉山乳业集团总裁助理宋宝昌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人不是夫妻关系。

  28日市场出现传闻称全球乳业巨头菲仕兰有意接盘辉山乳业,宋宝昌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辉山乳业不清楚该事项。尔后菲仕兰方面出面否认了该传闻。

  辉山乳业高管失联

  3月28日,辉山乳业(6863.HK)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在2016年12月的浑水报告之后,执行董事葛坤工作压力变大。今年3月21日,董事长杨凯收到一封葛坤的信件,信中指出,最近的工作压力对葛坤的健康造成伤害,她提出休假,并且希望现阶段别联系她。之后,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上葛坤。葛坤主要负责集团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及管治事务。

  辉山乳业股价暴跌前一天的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牵头召开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要求辉山乳业让出部分股权以获得足够资金,争取两周以后恢复付息能力,四周以后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并以购买土地的形式注资辉山乳业。

  辉山乳业公告称,中国银行、吉林九台农村商业银行及浙商银行会上表示其将继续对有超过60年经营历史的集团保持信心。但鉴于最近股价大幅下跌和近期的媒体报道,不能保证这些银行的意见将维持不变。集团在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的情况下,继续向其银行寻求支持。

  在会议结束后,中国证券报记者连续数天现场观察到,杨凯在辉山乳业大厦密集会见债权人。3月26日、27日,相继有来自金融租赁、P2P平台等机构对外宣称,已派员前往沈阳了解情况。

  大股东否认挪用资金

  此外,质押银行砸仓、辉山关联房产项目拖累、大股东挪用资金等言论纷传,辉山乳业在公告中进行回应。

  公司注意到包括如下的市场谣言,即中国银行对公司进行审计并发现集团公司制作大量造假单据且公司的控股股东杨凯挪用集团人民币30亿元投资中国沈阳的房地产。公司断然否认曾批准制作任何造假单据并不认为有挪用的情况。董事长杨凯否认所有以上说法。经过公司对中国银行的查询,中国银行确认其并未对集团进行审计,也未发现造假单据及挪用资金情况,媒体报道中涉及中国银行的内容与事实不符。

  对于质押银行砸仓的市场传闻,公司注意到平安银行于2017年3月27日的公告,指其已向冠丰贷款,截至2017年3月24日止,贷款金额为21.42亿港元,而公司的34.34亿股股份由冠丰质押给平安。杨凯是通过冠丰持有公司的主要控股权。上述贷款金额和股份质押数量与公司日期为2016年12月27日的公告一致。杨凯正与股票经纪商核实确认冠丰的持股情况,杨凯认为平安不是出售公司股份的源头。

  截至公告日期,冠丰持有公司95.36亿股股份,约占已发行股份的70.76%。除上述质押给平安的股份外,冠丰还为自己的贷款质押了19.42亿股股份,约占已发行股本14.41%,为杨凯控股的其他公司的贷款质押了7.5亿股股份,占已发行股份约5.57%,且在股票经纪账户中存入33.48亿股股份,占已发行股份约24.85%,以令冠丰获得保证金融资。

  就公司控股股东出售股份以增加其财务资源的市场传言而言,冠丰在2017年3月16日和2017年3月17日分别出售公司3725万股及3100万股股份。杨凯向公司确认,这是为了向首元国际(冠丰为其股东之一)拟收购香港人寿保险提供资金,第一笔订金须于且已于2017年3月17日支付。

  除葛坤外的辉山乳业所有董事会成员于周末举行了电话会议,公司的审计委员会已发起对集团财务状况的内部审查以确定集团的流动性情况。

  债权方现A股公司

  葛坤失联,辉山乳业除面临自港交所上市以来最大的危机外,众多债权方、辉山股票持有者以及供应商也忙于澄清、灭火。

  3月27日夜,此次事件的主要债权方、同在港交所上市的九台农商银行(6122.HK)发布了2016业绩公告。公告显示,2016年九台农商行净利润为23.16亿元人民币,不良率为1.41%。据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在九台农商行授信余额为18.3亿元。

  一些地方金融交易所、金融租赁等融资平台也受到本次事件的影响。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查阅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公告信息时发现,存在多达百余项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募集金额少则几十万元,多则千万元,目前多个融资计划仍处于存续期。中国证券报记者28日尝试联系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截至发稿时,交易所电话仍然无人接听。

  3月27日晚,A股上市公司综艺股份发布公告称,其通过控股53.83%的子公司江苏省高科技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江苏高投”),持有辉山乳业5223.1万股。截至2016年年底,江苏高投净资产18.72亿元(未经审计),辉山乳业股价变动对其资产规模的影响较小;但“若辉山乳业长期不复牌或复牌后股价长期不能回升,公司将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计提减值准备,将对公司2017年度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辽宁省金融办要求的辉山乳业让出部分股权以获得足够资金,28日市场出现传闻,称全球乳业巨头菲仕兰有意接盘辉山乳业。辉山乳业集团总裁助理宋宝昌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公司不清楚该事项。而后该传闻也被菲仕兰否认。

  据了解,菲仕兰作为辉山乳业较为紧密的同业伙伴,拥有辉山乳业秀水工厂50%的股份,并于2014年对外宣称合资成立推广和销售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菲仕兰辉山乳业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注册成立,目前中国辉山乳业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为单一股东,注册资本为5.88亿元,目前处于存续期。该公司由辉山乳业子公司100%控股,这也与最初对外宣布的菲仕兰、辉山各控股50%相差甚远。记者 江钰铃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
  • 编辑:瑪莉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