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文化  娱乐

从众vs独特 追求梦想最重要的是认识自己

从众vs独特 追求梦想最重要的是认识自己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了林书豪的纪录片…

原标题:从众vs独特 追求梦想最重要的是认识自己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了林书豪的纪录片。那是“林来疯”之前,他一次又一次的坐冷板凳,甚至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球队给转卖了。他在不断被打击和受挫中,满怀失望却不放弃。

  脑海中场景切换,我联想到前阵子新闻台播报,某家餐厅打出买一送一的广告,吸引消费者大排长龙。“饥饿营销”的手法奏效,部分抢不到的消费者却在现场,成了广为人知的新闻事件。

  两件不相干的事,却在心中不断交错。反复思考,大排长龙的消费者,真的了解他们付出大量时间取得东西的价值吗?会不会其实他们连自己人生要的是什么也不知道?

  在被窄化的引导下,是不是每个人只在“小确幸”中安慰或,而忘了曾经梦想的初衷?也许,我们不能像林书豪那样创造奇迹,但难道不能活出独特的人生?

  十六岁时,我是一个(蓝领)建教高中生。但是从不认命自己只能当个,因为我有一个音乐梦。

  虽然高中上第二志愿绝对没问题,还是选择就读大安高工机械科。当时我们三个月在校上课,三个月在制罐工厂工作,每个月可以领三千元,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工厂的作业单调,但必须全神贯注,否则就惨了。我曾亲眼目睹学长恍神,活生生轧断一只手。

  我不喜欢机械,更怕变成独臂怪客,但因家庭的关系,我必须赚钱,赚得愈多愈好。赚得愈多,就能协助终于婚姻的妈妈减轻负担,帮忙拉扯弟弟长大,甚至离老爸愈远愈好。虽然知道老无事就会回来要钱,有几次还把妈妈拉下水,差点害妈妈惹上官司。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存零用钱,就是为了买卡带。一个一个硬币慢慢累积,就可以实现一个小小的希望。我常常躲在棉被里,一遍又一遍地听卡带,音乐让我逃离了不堪的现实,医治抚慰我伤痕累累的身心。

  在高中建教班,每月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一点钱,我也都拿来买卡带。听着听着,心中音乐的火种继续燃着,不被现实浇熄。

  当时,我莫名其妙地被选为班长,和淑玲谈起纯纯的爱,还有几个换帖好友,大伙笑闹打屁,一起听音乐。

  记得有好几次,我不管妈妈质疑的眼神,和淑玲待在房间里,一副一人用一边,陶醉在歌曲中。这些当红的歌手,替我们唱出了喜怒哀乐,标记着我们懵懂又暧昧的青春岁月。

  我的梦想,也在懵懵懂懂中开始飞翔。但这个梦,我一直没有说出口,因为对我身边的人来说,太不切实际了。这个梦想是:我想成为一个会创作的音乐人,打造拥有很多歌手的王国。

  潜藏的音乐梦,偶尔要让它透透气,否则就闷坏了。光听音乐已经不能满足我,于是我开始兴致勃勃地写乐评,描述对歌曲的感受,大胆预测歌手可能的和定位,发表欲按捺不住,我不知天高地厚地将评论文章寄到滚石、飞碟等唱片公司和各家社,结果当然是石沉大海。

  “要从事音乐工作,怎么可能嘛?我是耶,就算再去读五专,也是啊,哪有机会做音乐?”我常常在心中这样自问自答,不停地希望,又不停地否定自己,但音乐的种子已经深深地种下,等待将会出现的萌芽。对流行音乐的感受相当丰沛,就像一股股的涌泉,每听完一首歌,就不停地冒出来。只有不停地写,不停地寄到唱片公司和,心中的激动才能找到出口,不至于泛滥。

  当年飞碟旗下的歌手苏芮,以《一样的月光》等歌曲,在流行乐坛刮起一阵旋风。在写给飞碟唱片的乐评中,我毫不掩饰对飞碟在塑造艺人方面的激赏:

  “高亢的嗓音、痛苦表情和中性外表,神秘氛围深深攫住听众的心。唱片公司成功地突显了歌手的特色,席卷市场当仁不让……”

  除了看法和分析,我还兴致勃勃地对各个唱片公司提出,意兴风发无所的年少岁月呵。回想起来,这不就是未来营销定位能力的起源吗?

  虽然一封封信都石沉大海却不改其志,我凭借的不只是一股不认命的傻劲,更来自于嗅出自己的独特。

  从高中时期开始,作文课就是我最重要的挥洒舞台。我的作品常被老师拿来当众朗读,或是贴在公布栏让大家欣赏。至于我费心撰写的乐评,只有淑玲和换帖兄弟拥有阅读的。

  “阿丰,你还会写这种东西啊,很厉害喔!”从老师和好友们的肯定中,我渐渐相信,想从事音乐评论相关工作,并不是不切实际的空想。

  凭着建教生的一点薪水,我从家中搬出,自立更生,从此便主导自己的人生。

  毕业后等待当兵的两年期间,一心想赚钱,拉过保险,在餐厅端过盘子,到三温暖折过毛巾,甚至在街上兜售英文教学录音带(其实我的英文很菜)。

  “要吃头,就要懂得赚钱,像我一样,不然就是捡角,没出息啦。”老爸常念叨的话,在我的心头阴魂不散。

  追求梦想,最重要的是认识自己。第一步,先找到自己的热情,第二步,确认自己在有兴趣的事物上具备能力,第三步,去做,不要因为自己的出身妄自菲薄,也不要从众,被别人的看法所左右。

  由我从小的,反观现在的年轻人。很多人只会,不知自己未来要做什么,或是怨叹自己命不好,没有好野人老爸。但我是的命,谁会想到我日后会成为一位音乐工作者呢?如果当初跟多数同学一样,安安稳稳地当一名,收入也会不错啊!但我愿意不断挑战自己,走出一条和大家不一样的。

  田定丰,种子音乐创办人,曾任EMI、滚石、点将等娱乐巨头高层。流行乐坛史上最年轻经营者,诸多天王天后的幕后推手。

  是他让原本被业界讥为“铁定不会红”的吴克群,成为新乐坛的“音乐创作大顽家”;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