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资讯  民生

虚假离婚、虚构亲属身份成“蚁贪”招数

虚假离婚、虚构亲属身份成“蚁贪”招数  基层领导干部“蚂蚁搬家”式的被称作“蚁贪”,这类案件的当事人职位相对不高,却凭着手中的持续牟利,损害利益…

原标题:虚假离婚、虚构亲属身份成“蚁贪”招数

  基层领导干部“蚂蚁搬家”式的被称作“蚁贪”,这类案件的当事人职位相对不高,却凭着手中的持续牟利,损害利益。昨天上午,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检察院二楼的基层干部警示教育正式开馆,作为江苏首家“蚁贪”警示教育馆集中展示了来自全国的121件“蚁贪”案,其中41件基层贪腐案就发生在南京。展陈公布的“蚁贪”案件不乏涉案资金百万以上的大案。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虚假离婚、组织学生出游、虚构亲属身份等“蚁贪”的新方式层出不穷。

  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的这处“基层干部警示教育”向市民集中展示了121件全国各地查处的“蚁贪”案,其中有41件是南京近年来查处的“群众身边的案”。案件的当事人都是科级以下的干部,涉及街道负责人、地方法院执法人员等等,案例包括小官大贪、等类型,参展案件不乏金额超过百万的“大案”。

  原雨花台区法院法益山受贿案就是参展“蚁贪”案之一。方益山退休后,在区拆迁办协助拆迁工作期间法律,在2010年至2011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贿赂106.2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财产人民币10万元,违法所得人民币106.2万元予以追缴并上缴国库。展厅解说员指着“南京南站农花村拆迁案”告诉记者,该案查处后,60多户拆迁群众拿到应该属于自己的拆迁安置房,直接经济损失6800万元。

  南京市纪委宣传部部长孔祥林表示:“基层的很员干部看似职位不高,能量却很大,他们是老百姓眼皮下天天看得见的‘’、平时接触得最多的‘干部’,他们的违纪和行为对老百姓损害更加直接。”据悉,南京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将进一步严肃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问题,特别是在教育、卫生、工程建设、土地出让、拆迁等领域以及发生在基层(街镇、村居)吃拿卡要、权钱交易、套取骗取、贪污私分等问题。

  今年10月份,南京市纪委还将通过集中公开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一批“蚁贪”案件,的违纪违法案例主要集中在基层干部在土地征收流转、“三资”管理、惠农补贴、扶贫救济、低保资金管理使用等方面。

  据南京市纪委统计,今年1到5月南京纪检监察机关已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作风方面案件12件,14名干部及工作人员受到追究处理,其中13名责任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从“”召开后的两年半时间里,南京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了涉及“三资”管理、惠农补贴、扶贫救济、低保医保、旧村资金管理使用等方面损害群众利益的案件803件,涉案金额1.46亿多元。

  在南京近两年半时间内查处的“蚁贪”案件中,涉案人员的贪腐手段层出不穷。例如,南京嘉盛建设集团工程部项目副经理陈明标为了在拆迁补偿中获取不当利益,提供了“假离婚”的证明资料,共骗取拆迁补偿款97万余元,最终由建邺区纪委严肃查处。

  通过虚构事实情况实现“蚁贪”的还有秦淮区少年宫主任高小丽、副主任柳常青等人。据悉,秦淮区纪委此前曾严肃查处区少年宫主任高小丽、副主任柳常青等人涉嫌将区少年宫在编人员亲属虚构为外聘教师,借此为11名在编人员违规发放各类补贴福利145万余元的案件。

  此外,利用活动“拿回扣”的“蚁贪”案件也不断发生,较为典型的是原下关民生实验小学校长张正勇在职期间利用组织学生春游、秋游活动,负责学生午餐配送业务等方式,收受回扣45.3万元的案件。鼓楼区纪委严肃查处了此事,最终,张正勇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秦淮区严肃查处了秦淮网点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李建叶在老城、拆迁中弄虚作假、内外骗取补偿款的案件,李建叶受贿17.2万元,收受礼金及回扣23万元。该案移送司法2人,移送检察院社会人员3人,依法提请相关部门冻结房产8套,为国家损失2000多万元。

  雨花台区纪委严肃查处了该区西善桥街道司法所所长翟兴忠,在担任该街道梅山村村委副主任并分管控制违法建设工作期间,擅自同意村民周某某搭建违法建筑的请求,后周某某因此在拆迁中获得补偿,直接造成国家经济损失151万元的案件。

  原下关区纪委严肃查处了区安监局副局长、主任科员梅飞在担任动迁组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帮助他人非法获得拆迁补偿款99.96万元,收受他人贿赂6.65万元,梅飞收受他人贿赂25万元的案件,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梅飞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市卫生局纪委严肃查处了市儿童医院医学装备部主任徐康康涉嫌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贿赂100多万元的案件。

  六合区纪委严肃查处了区人民医院手足科主任方箭、药剂科科长杨步斌等人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药品供应商回扣,涉案金额200余万元的案件。目前4人被法院依法,7人受到党政纪处分。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微信(xinlang-xinwen)。

  综合一假一真的两条消息,微信号“记者站”有信心判断,这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此次央视调整白岩松主持的两个节目,是一次正常的节目调整,被无限放大了,‘白岩松摊上事儿了’,基本可以肯定只是一些人的意淫。”

  在我看来,这个时候白岩松称“死亡”“离世”,并没有错。但对犯罪嫌疑人用“五十多岁的老汉”,“五十多岁的老汉”的新闻用语虽也没错,但并不恰当,为什么?一个枪杀了这么多人的人,显然是“犯罪嫌疑人”……

  我们的法律,不能把所有的未成年人当作对象。对于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的溺爱,就是在给社会制造不定时。就像网友所忧心的那样:“孩子长大后要不沦为沉默的,要不就会成为一个压抑的极端者。”

  “70后”猪蹄、“80后”鸡翅,你吃的泡椒凤爪“肉龄”可能有30多年,闻听此言,你的胃是否翻江倒海?有网友调侃:“这年头连肉都开始玩穿越了……也是醉了。”与其说醉了,不如说吐了,那些走私的僵尸肉是最好的催吐剂。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