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资讯  新闻

缓解中华门拥堵 南京开辟武定门

缓解中华门拥堵 南京开辟武定门  1946年,黄裳先生在旅宁随笔《美人肝》中写道:“明朝的南京,与现在稍有不同…

原标题:缓解中华门拥堵 南京开辟武定门

  1946年,黄裳先生在旅宁随笔《美人肝》中写道:“明朝的南京,与现在稍有不同。现在繁华中心的新街口一带,当时还是‘大内’,商业集中处还在聚宝门(今改中华门)一带。如果想了解明代金陵的繁昌情形,我想在中华门内外一带多走走不可。”诚然,中华门内秦淮河畔的老城南,自古以来就是舟车辐辏、商贾云集、人文荟萃的繁盛之区。城南的繁荣,与作为交通要道的老城南门——聚宝门(即中华门)有着莫大的关联。到了近代,拥堵不堪的中华门一度成为令南京地方极为头痛的问题,因此而有了武定门的开辟。

  直到近代,聚宝门仍是南京诸城门中最为繁忙的一座。城内所需米粮、柴炭等物,一向由城外经聚宝门运输入城,来往人流车马终日不绝,甚至一度达到拥挤不堪、非另辟通道不能缓解的程度。1905年清明节,由于进出城门人流车辆过多,导致交通严重堵塞。《申报》对当时情形有极生动的记述:

  “省垣聚宝门人烟稠密,平时居民出入已常有拥挤之虞。本届清明节,倾城土女皆出城踏青,且欲一睹城垣崩塌之状,以致城闉内拥挤异常,柴米车辆多被挤倒,缘此益生阻滞。自午后以至薄暮,行人愈聚愈多,身体衰弱,几至气息不属。无赖痞棍乘势攫取妇女簪饰,扒窃行客腰缠,喧呼救命之声几于东鸣西应。有一年,约十余之童子因挤仆地,被人以死,腹空颅破,状极可怜。扰攘已近黄昏,而道阻难行如故。司城文武员弁筹思至再,乃开后户,纵入城者由厅后马道登城逾垣而过,约五千人,城内之人始得鱼贯而出。”

  在东侧城墙重开武定门,是缓解聚宝门交通压力的一个可行办法。武定门因邻近武定桥而得名,它并非明初所建十三座城门之一,具体何时开辟,何时封闭,为何封闭,都已难于考究。率先重开武定门的是江宁布政使李有棻(1842—1907,字芗垣)。他曾于1903年向署理两江总督张之洞:鉴于“南门为往来孔道,行人既众,又有柴米、驴担、货物、车辆争道出入,往往因挤轧而生,宜将城东久闭之武定门开通,以利行人,而免肇事”。此议虽得到张之洞核准,但因其不久即因故解职,未能实行。离任后,李有棻又借来宁之机向署理两江总督周馥重提此议,周馥当时“颇韪其言”。这次发生如此重大的事故,周馥决定考虑李有棻的提议,“札饬各司道会议辟武定门之事”。但这一次讨论没有什么结果,此事遂被搁置下来。

  自李有棻首倡之后,南京绅民屡有重开武定门之请。如《申报》1920年4月10日刊载《南京快信》,谓“宁绅呈请开辟武定门,以利交通”。但受政局混乱、财政匮乏等因素影响,此议迟迟没有付诸实行。

  南京特别市首任市长刘纪文上任不久,就做出了开辟武定门的决定。这时开辟武定门,主要考量已经不是缓解中华门交通压力,而是改善市民饮水卫生条件。1928年10月1日,《申报首都市政周刊》刊出南京开辟武定门消息:“南京市内水流,有碍卫生,现特拆除寺旁城墙,另辟一门(即武定门),以便城内市民汲取外河之水,以利民食。”10月4日,《申报》又刊出署名“朱朱”的《首都之一奇一怪》一文,对于开辟武定门的因由及细节做了更为详尽的讲述。文章说:“都中饮源不洁,居民苦之,安置自来水管为不可或缓之事。但市区辽阔,非五百万元不克蒇事,焉来巨款,成兹伟举?以是江流滚滚,终无法引入城内,取为民用。市长刘纪文氏就职之初,即慨然引为己任,于自来水管未装设以前,拆除武定门寺一段城墙,引取外河之水,以裕民饮。现此项工作,不日即可告竣。惟当拆卸之际,附近忽现一柩,柩中一老者尸身肉已腐尽,仅余外皮,但其面目则宛然如生,须发皤然,弥觉可亲,抑亦奇矣。”

  武定门开辟后,对于缓解聚宝门(时已改称中华门)交通压力,也有作用。1928年10月16日,《申报》报道:“城东武定门,开辟将近完工。此门靠近外河,附近居民饮料可以无缺。柴米将由武定门入城,中华门出入不致拥挤。现闻工务局已在该处沿城墙建筑平民住宅一百所,瓦木工约有六百余名,工作异常忙迫云。”

  1928年,南京特别市将聚宝门改为中华门,门额文字由蒋介石亲笔题写。这时的中华门繁忙如故,交通依然不便。据1929年11月12日《申报》记述,“现在中华门一带,街道窄狭,交通不便,往往货物入城,拥挤至一二小时不得通过。各项货物,因为运输的困难,价格也就增高。而且首都人口日繁,这种不便的交通,何能供求相应?”为此,市特在首都道规划中设计了“子午线南段”,即“由中山中段,自新街口向南延长,直达雨花台。……此段线,贯穿城南繁盛区域……线经过秦淮河及护城河时,各建新桥;过城墙时,另辟城门,使城内外的交通,联络一气”。这条道大致相当于现在的中山南,其中北段(从新街口到白下)开辟于1930年代,南段则直到1990年代才修建完成。

  1933年,南京市为进一步改善中华门一带交通,又在原门洞两侧另开东、西两门,形成了我们现在所见的中华门的样子。对此,4月8日《天津益世报》做了这样的报道:“首都市因中华门内外人烟稠密,进出人数较别门尤多,特将中华门两旁添置两耳门,以便行人往来,一名‘中华东门’,为‘进口’,一名‘中华西门’,为‘出口’,总门则供车马出入。鸠工兴筑半载,现已完成,此亦今岁清明之新点缀也。”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