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资讯  新闻

大石化搬不动 南京“十年搬迁计划”暂搁浅

大石化搬不动 南京“十年搬迁计划”暂搁浅  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认为:“尽管南京化工企业面临搬迁困境,但南京这座城市与高污染、高耗能的石化企业逐渐分离,将是大势所趋…

原标题:大石化搬不动 南京“十年搬迁计划”暂搁浅

  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认为:“尽管南京化工企业面临搬迁困境,但南京这座城市与高污染、高耗能的石化企业逐渐分离,将是大势所趋。四个地区工业实现全部退出,完成南钢、梅钢、金陵石化等重点企业搬迁关停工作,全面完成四个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工作。

  南京大气污染防治情况不容乐观。2015年2月4日,国家环保部通报了2014年12月份的大气污染防治督查情况,在发现的88项问题中,江苏35项高居第一,南京则排名全国第八。

  事实上,南京在治理问题上已有布局。早在一年之前的2014年2月18日,南京市委常委会集体调研生态文明建设的时候曾经做出重要决策:力争在十年内,南京搬迁关停四大重工业片区的所有企业,改变“化工围城”的现状,为生态文明建设做出贡献。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实地调查发现,南京改变“化工围城”的“十年搬迁计划”虽然已经动迁了不少中小型企业,但大型企业比如金陵石化、南化集团、扬子石化等,由于搬迁成本、员工安置等问题,目前没有任何进展,因此南京“化工围城”十年搬迁计划目前已有搁置之嫌。

  “对于当初颁布的那个针对南京化工企业的十年搬迁计划,现在这个概念业内已经达成一个默契,就是不再提及了。”名列搬迁名单的一家南京化工企业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近日,本报记者多次致电致函南京市委宣传部以及制定“十年搬迁计划”的南京市相关部门,希望得到“十年搬迁计划”是否已经停滞等相关问题的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收到正式回复。

  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认为:“尽管南京化工企业面临搬迁困境,但南京这座城市与高污染、高耗能的石化企业逐渐分离,将是大势所趋。”

  南京“十年搬迁计划”包括四区:金陵石化及周边地区、地区、梅山地区、长江二桥至三桥沿岸地区。

  公开资料显示,四区内共有各类企业73家,其中包括南化公司、金陵石化、宝化梅山化工、金桐石化等大型企业,其中42家规模以上企业的工业总产值占到南京市工业总产值的16.4%,但能耗占到南京市市工业总能耗的44.5%。

  另有数据显示,四区内的南钢、梅钢、金陵石化、南化、南热发电等14家重点企业,每年的综合能耗合计为1492万吨标煤,占到四区总能耗的95%;每年的工业废水排放总量为5160万吨,占到南京市总量的22.3%;每年的二氧化硫排放总量为4.94万吨,占到南京市总量的40.7%。

  这是“十年搬迁计划”的数据基础。南京还制定了四个阶段的详尽搬迁计划:2014年~2015年制定四个片区的产业结构调整总体方案,推进中小企业的关停和搬迁工作;2016年~2018年全面启动重点企业搬迁,其中,南化公司逐步关停现有生产装置,南钢逐步压缩产能,华能电厂机组逐步关停;2019年~2021年完成南化公司的搬迁转型,全面启动南钢、梅钢、金陵石化等重点企业搬迁项目建设;2022年~2025年四区将实现工业全部退出。

  近日,本报记者多方求证获悉,以南化集团、扬子石化、金陵石化等为代表的大型化工企业目前都没有搬迁计划。

  金陵石化外宣部相关负责人明确对记者表示,“搬迁计划不再提了”。金陵石化一位内部人士甚至透露,该公司目前还在继续扩大产能,新设备和新技术的引进也在积极推进,没有受到“十年搬迁计划”的影响。

  南化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搬迁计划的消息,也没有接到任何相关通知,倒是听到了一些与裁员相关的消息。

  江苏省工商联石油化工协会相关负责人分析认为,“从整体行情看,化工企业近年来业绩并不景气,一些大型化工企业也在市场大潮的冲击下不堪重负。”耗资巨大的搬迁计划将是困难重重,“南化公司裁员的消息应该就是这种情况的一个缩影。”

  南京针对“化工围城”做出的“十年搬迁计划”困境,存在多个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是因为当初提出这个计划的南京市领导已经落马,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因为涉及搬迁的大型企业都是总部统一管理的央企,地方公司搬迁计划的推进面临的难题不容小觑。总之,搬迁不是短期之内马上开始的事情。”名列搬迁名单的一家大型企业的内部人士表示。

  南京相关官员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曾经表示,“且不论国字头的大化工企业不受南京市的管控和约束,就说庞大的搬迁费用哪里来?南京一年的城建投入不过几百亿元。”

  南京当地一家大型石化企业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大型化工企业每年为南京市贡献的P不少,这些大型企业的搬迁,无论是设备,还是人员安置问题,成本都常巨大的。此前曾经有权威人士评估,没有几千亿元是搬不下来的。最大的问题就是钱从哪里来?另外,就算真的搬迁,对于企业原址的修复治理也需要很多费用,资金问题如何解决是重中之重。”

  金陵石化工龄超过十年的张琦(化名)坦言,且不论如传言所说将金陵石化搬到连云港了,就是此前该公司把一部分产能搬到南京江北化工区,很多员工都是不愿意过去的,“很多人都在南京置业安家,搬迁涉及配偶就业、子女入学等诸多问题,对于很多在南京生活安定的员工来说,就算给100万元的安置费恐怕也很难有人愿意到连云港去”。

  南京一位不愿具名、熟悉市政规划的化工企业高管认为,“地方肯定是希望越来越好,但是企业搬迁成本太大,与企业之间的矛盾肯定存在,这种矛盾只有和企业协商解决,或者由国家主管部门协调解决。”

  在这种背景下,南京的大气污染防治和“十年搬迁计划”似乎已经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大型重工企业目前来看无法搬迁,另一方面,这些大型企业又是该市的重点污染源。

  在国家环保部通报2014年12月份的大气污染防治督查情况之前,南京市环保局在2015年1月也公布了“2014年国家重点污染源企业监督性监测结果”,该结果通报了南化公司、南钢等6家公司的超标排污情况。

  “面对南京化工围城的现状,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搬离南京是早晚的事情,也是大势所趋。一方面是因为市民要求企业搬迁的呼声很高,另一方面南京依靠化工企业支撑发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刘志彪表示,“大型企业出城进园,需要强大的财力作为支撑,地方需要在搬迁资金、人员安置、新址安排等方面给予鼎力支持,促成这项事关全局的工作如期、顺利地完成。”

  也有化工业内人士认为,“把存在污染的化工企业转移到一些沿海城市或者欠发达地区并不合理”,这种避邻式转移也会给“别的城市带来环保问题,影响别的城市市民的生活,是治标不治本的,促进大型化工企业加强对污染源的治理,并扩大环保投入才是最重要的”。

  加快推进四个地区中小企业整治,研究制定四个地区产业结构调整总体方案,推进区域内中小企业的关停和搬迁工作。重点企业搬迁协调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

  全面启动重点企业搬迁,其中南化逐步关停现有生产装置向化工园区转移发展,南钢逐步压缩产能,华能电厂机组逐步实施关停,烷基苯厂、金陵船厂等重点企业完成整体搬迁工作。四个地区中小企业基本全部关停。

  完成南化公司搬迁转型工作;全面启动南钢、梅钢、金陵石化等重点企业搬迁项目建设。长江大桥地区全面建成下关滨江商务区和滨江风光带,打造特色滨江企业集聚区。

  四个地区工业实现全部退出,完成南钢、梅钢、金陵石化等重点企业搬迁关停工作,全面完成四个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工作。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