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资讯  信息

我的人工影响天气探索与实践

我的人工影响天气探索与实践  我国现代人工影响天气事业已经走过了60年曲折而不平凡的发展道,几代科学工作者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努力,造就并奠定了我国人工影响天气事业发展的基础…

原标题:我的人工影响天气探索与实践

  我国现代人工影响天气事业已经走过了60年曲折而不平凡的发展道,几代科学工作者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努力,造就并奠定了我国人工影响天气事业发展的基础。此时此刻,我们深刻缅怀顾震潮、王鹏飞、黄美元、游来光、郭恩铭等已经故去的老一辈人工影响天气科学家,对仍在人工影响天气一线奋斗的老科学家们表示由衷的!对今天人工影响天气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感到自豪!

  我是“”后恢复高考进入大学校门的七七级学生,被录取到南京气象学院大气探测专业。临近毕业报考研究生时发现,当时研究生没有大气探测专业,“被动选择”专业比较相近的大气物理专业。正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心里却高兴不起来,我被录取为赴墨西哥的出国留学生,国内指导老师是王鹏飞教授。首先是语言问题,墨西哥语言是西班牙语,我必须从头学习西班牙语;其次是学校和导师的选择问题,当时还没有互联网,我只好进城到江苏省图书馆、南京大学图书馆等查阅有关墨西哥大学专业和导师的资料。非常失望,墨西哥只有一所大学设置气象学专业,找不到大气物理专业的指导老师。后来,校努力、教育部批准,我被改派,在联系大学R.List教授后,获知他当时正在任职世界气象组织副秘书长。经他推荐,我被大学R.Steward博士录取为公派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冰雹物理学。后来没有成行,师从王鹏飞教授,从事碰冻冰增长的实验研究。当时在李子华副教授等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克服种种困难,研制出当时国内第一个用于碰冻冰增长实验的风洞装置,研究发表在1985年的《气象学报》上,还获得中国气象学会首届涂长望青年科技二等。当时我在完成自己硕士学位论文的同时,还承担指导本科生毕业论文的任务,指导陈飞、蔡庆梅同学(两人后均留学美国)完成了不同形状冰雹动力学实验研究,取得了当时国内首次该领域使用风洞和外场实验研究,获得了南京气象学院科技进步。

  1984年9月,我获得硕士学位后,带着对人工影响天气事业的追求,赴当时开展人工影响天气科研与业务作业条件和基础比较好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工作,了我的人工影响天气实践与探索之。

  我是当时新疆气象部门唯一的研究生,得到了各方面的关心和重视,也进一步坚定了我的人工影响天气事业心。1984年9月我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报到后,接到的第一个富有挑战的任务就是临时主持新疆沿天山冬季人工增雪科学试验。参加试验的有来自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游来光、陈万奎等专家团队,省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汪学林等专家团队,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全体同志。参加试验的装备包括装有当时最先进的美国进口机载PMS粒子测量系统等、两架伊尔-14军用飞机(机号是401、407)、天气雷达、系留探空,6小时一次加密探测的雪花取样、雪花显微观测,以及60多个站点的20分钟一次降雪量观测、还有刚从日本进口的先进摄像机等,组织这样的当时国内规模最大、参加的专家层次之高、观测手段最全的人工影响天气外场试验,我当时的压力之大是难以想象的。游来光、陈万奎、施文全、汪学林等专家悉心指导,从设计到实施,从获取资料到分析资料,各个环节精心组织。那时,伊尔-14飞机是的,高空飞行缺氧寒冷,既要克服缺氧、云中起伏颠簸等,还要在-40~-30℃寒冷中记录飞行参数、操作观测仪器,播撒干冰,我那时很年轻,不怕吃苦,也不知劳累,我曾一天上机飞行五六小时。那时地面气温曾下降到-29℃,我在雪地里观测取样二三小时,还要与大家一起施放气球,一次观测下来累得满身汗。记得1984年12月1—2日那次试验,我从飞机观测、系留气球观测、天气雷达观测、雪花取样显微观测等连续36小时没有休息。试验期间,与游来光老师每天一大早一起到民航气象台查看天气,手抄气象数据,手绘剖面图,晚上一起讨论数据处理分析;与机长一起讨论飞行航线,指挥飞行、探测,绘制飞行航迹图等。时任自治区党委副李嘉玉、副王素甫亲临机场看望慰问鼓励我们大家。

  试验间隙,游来光、陈万奎等老师还为我们讲课。近两个月的外场试验,既紧张又活泼,大家在一起相互交流,相互学习,体现了人工影响天气工作者事业追求,忘我工作,团结一致,不计较个人得失等奉献,这些至今我仍历历在目,记忆在心。

  1984年冬天人工增雪科学试验总结,使我深深认识到,人工影响天气从理论到实践、从实验室到外场作业,需要加强科学研究,持之以恒地开展科学探索。

  1985年5月,我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研究室副主任,组织全室同志加强理论知识学习、观测数据分析、研究讨论,先后申请了国家气象局云物理研究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自治区科委科研项目。组织调研,启动云雾风洞实验室设计,购置新型C波段数字化天气雷达,进口先进的PMS粒子测量系统,以及机载碘化银播撒系统等,着力提高人工影响天气作业的科学支撑能力,着力减少人工影响天气作业盲目性,提高科学性。1985年8月,赴美国夏威夷参加第四届世界气象组织(WMO)人工影响天气科学会议,以及IAMAP/IAPSO(国际气象学和大气物理学协会/国际海洋物理科合会)届会,交流研究,也有机会请教叶笃正、曾庆存、伍荣生、朱抱真等许多知名科学家,进一步增强了我在人工影响天气科学探索道上的信心。

  1986年5月,我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气象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管理岗位,但我在人工影响天气科学探索上并没有放弃,在人工防雹理论研究和外场观测验证、同位素分析在气象学中的应用、降雨(雪)电镜分析和化学分析在人工影响天气作业效果评价中应用等方面组织科研,取得了许多研究,在学术上发表了20多篇论文。

  1990年2月,国家气象局安排我作为公派访问学者赴大学,师从著名人工影响天气科学家R.List教授,从事冰雹物理学研究。同年9月,经国家气象局批准,我正式成为大学大气物理专业博士研究生,在R.List教授指导下从事冰雹增长风洞实验研究。1994年7月,完成了《冰雹增长热量和质量传输实验研究》博士论文,获得博士学位。后又在R.List教授指导下,继续从事冰雹物理学和人工影响天气科学领域博士后研究。

  1995年11月底,我学成回国后,中国气象局安排我到总体规划研究设计室工作,尽管没能在国内科研院校专心从事人工影响天气科研工作,但对人工影响天气科学探索上仍孜孜不倦努力。1996年12月,我被评为研究员后,又先后在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大学等担任兼职教授,承担人工影响天气领域的讲课、科研、培养研究生等学术工作,还主持国家科技攻关科研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重点项目,教育部留学基金项目人工影响天气方面的科研课题。

  1999年7月,我担任中国气象局副局长,曾分管全国人工影响天气工作,着力从法规、科学等层面推进人工影响天气科学发展。2007年3月,我担任中国气象局局长和全国人工影响天气协调会议召集人,组织召开了全国人工影响天气会议,推动国家人工影响天气工程立项、全国人工影响天气建设、人工影响天气科学研究和队伍建设,成立了中国气象局人工影响天气中心,推进人工影响天气规范化管理、信息化建设、技术装备研发等,并在抗旱、扑灭森林火灾、多项国家和地区重大活动保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6年年底,我离开气象部门,但仍心系人工影响天气事业发展。今年正逢我国现代人工影响天气60周年,写下此文,缅怀老一辈人工影响天气科学家,回忆自己在人工影响天气领域中科学探索与实践,以期待我国人工影响天气在新时代有更大的发展,国家,人民!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