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南京魅力  美食

南京优美的句子喝酒前我是南京的喝酒后南京市我的整段句子

  嗜酒中毒是一种逐步恶化、足以致命的疾病。这种疾病是由于机体对酒的敏感性,加上在心理上难以摆脱的强制性饮酒引起的。目前,医学界没有药物或心理治疗能“治愈”——我们不能简单的靠住院治疗或者吃药改变我们的特质,从而再回到饮酒初期那种正常的、适度社交饮酒的状态。

  成千上万的嗜酒者无法停止饮酒,我们不仅看到许多嗜酒者把自己喝死――死于震颠性谵妄的“戒断”综合症(D.T.’s)或痉挛,或死于由饮酒导致的肝硬化,还有许多没有正式归于酒精中毒而确由喝酒导致的死亡。而且在车祸、溺水、、杀人、心脏病、火灾、肺炎或中风等被列为死亡的直接因素时,事实是嗜酒者的严重饮酒行为导致了致死的条件与直接起因。

  我们大部分人还没有濒临可怕的酒精中毒的最后阶段,因此现在喝酒时以为离那种命运很遥远。但如果我们继续喝下去的话,无疑,只有死路一条。

  很多戒不了酒的嗜酒者会将嗜酒过度归咎于自己道德观念薄弱,或认为是由于自己心态不平衡所致。然而嗜酒在道德上没有什么不对的,因为这是一种疾病。在这个阶段,单靠自身的意志力量是无法将其克服的,因为嗜酒过度者在酒面前已经丧失了自由选择的能力。

  因此我们无需为我们的疾病感到难堪,这没什么不光彩。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并不想成为嗜酒者,我们也没有试图去得这种病就像没有人愿意得肺炎一样。经验表明,只要你有戒酒的强烈愿望,并充分认识问题的严重性,能以脱离酒精、充满幸福的方法来照料自己,那么你依然可以幸福、健康并且有价值地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当我们从一般性喝的多发展为嗜酒时,经常的醉酒严重干扰了生活和工作,于是我们减少饮酒次数,或试图把酒量控制在一到两杯,或从高度酒换成啤酒或葡萄酒,好让自己不要醉得太厉害。也许我们可以保持一段时间滴酒不沾,然后遇到机会(一些特别庆典、个人困惑或根本没有特别的事),我们又会开始喝酒,开始我们想只喝一杯吧,由于一杯酒并未导致什么严重后果,我们觉得再喝一杯也是安全的。但事实证明那只是个陷阱——当我们喝了两三杯,感觉不错,然后觉得以我们的酒量再喝一两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结果我们控制不住的喝得太多,回到了原来烂醉如泥的状况。

  专门研究酒依赖问题的医生告诉我们——正是第一杯酒触发了潜在的饮酒,进而使我们失控。这种重复的经历使我们得出结论:试图控制酒量计划如何不喝醉是不可能的,而避免那关键的一杯酒——“永远不端第一杯”才能使我们保持长期清醒。

  酒依赖是一种对于酒精的成瘾行为。酒精作为一种软性毒品与任何成瘾物质一样,我们如果想保持康复状态,只有远离第一剂导致我们所成瘾的那种剂。

  在酗酒的日子里,我们经常会在非常难受的时候很严肃的发誓“再也不喝了。””我发誓要一年不喝。”,从心里说,我们真的是不想再喝醉了。当然有些人会有所保留:说这个誓言只是针对于“烈酒”,而不是啤酒。其实啤酒与葡萄酒也会让我们喝醉,只是需要喝更多的量来达到与白酒一样的效果。我们喝啤酒与葡萄酒醉酒所受的伤害同我们喝烈酒一样。

  然而,过一段时间,誓言和痛苦的记忆都会被抛之脑后。我们在某个时刻又开始喝酒了。我们的“永远”总是不能持久。

  当然其中一些人确实信守诺言戒了很久,2个月、半年、或者一年,直到时间到了,我们觉得应该可以自由的、控制性的喝酒……我们又复饮了,很快落入原来的麻烦中,同时带着新的内疚与悔恨。

  酒依赖是一种永久的、不可逆的疾病,我们大家的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保持清醒不要发长期的誓言。更实际、更有效地说法是:“我只是今天不喝酒”。

  也许我们昨天喝酒了,但可以决定今天不喝。无论遇到什么和愤怒,我们尽我所能努力避免今天喝第一杯酒。

  如果饮酒的愿望过于强烈,那就把24小时分成更小的单元——至少一小时——我们可以忍受这种暂时的停酒引起的不舒服,那再多一小时!再一小时!再继续下去。我们今天成功了,我们就有理由相信我们明天也能做到。

  “24小时”计划是很随意的。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重新开始,无论我们在哪儿。在家,在工作时,在医院的病房,在下午的4:00或早上的3:00,我们可以决定从任何时候开始在未来的24小时或5分钟内不去沾酒。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